入侵植物飞机草的风险评估

李象钦1 韦春强1 王云波2 唐赛春1** 潘玉梅1

(1. 广西壮族自治区中国科学院广西植物研究所, 桂林 541006; 2. 广西国有六万林场, 玉林 537000)

摘要: 本研究从入侵性、适应性、扩散性和危害性4个准则层及其22个指标层分析了飞机草的入侵风险,并运用风险评估的方法对其生态风险进行初步研究,提出了飞机草风险评估体系以及判断标准,其结果表明:飞机草的综合风险指数为74.5,属于高风险外来植物,应严格禁止在我国各地区之间的引入。

关键词: 外来植物; 飞机草; 入侵; 风险评估

中图分类号: S 459 文献标识码: A

飞机草是对我国危害较严重的入侵植物,可造成农作物减产,导致土地退化[ 1 ];其化感作用会抑制邻近植物的生长,严重破坏生态系统[ 2 ];同时,飞机草对人畜也有害,其叶含香豆素,能引起人过敏和家畜中毒[ 3 ]。目前,对飞机草的入侵机制已有较多的研究[ 4 - 7 ],但对飞机草是否是高风险的入侵植物,尚无具体的风险评估。外来物种风险评估是开展外来物种风险管理的基础,是防止外来物种入侵的最有效手段之一[ 8 - 9 ],可为有关部门采取有效措施控制外来入侵物种提供理论依据,最大限度地减少由外来物种入侵带来的各种生态和经济损失[ 10 ]。因此,本文从入侵性、适应性、扩散性和危害性4个方面,建立飞机草的风险评估体系,以期为飞机草的预防和控制提供依据。

1 飞机草的概况

飞机草(Chromolaena odorata)系菊科香泽兰属(Chromolaena)的多年生草本或灌木,原产地中美洲、南美洲,在我国香港、台湾、澳门、广东、广西、海南、云南和贵州等地广泛分布[ 11 ]。飞机草有较强的适应能力,喜热不耐寒、喜光不耐荫、喜酸性土壤不耐碱性土壤,较耐旱,能够在各种生境的土壤中生长,如田地、山林、路边等[ 12 ]。其萌发速度快,生长快,分枝与克隆繁殖能力高,而且种子轻小,有冠毛,既可以进行风力传播,也可以进行水流传播,还能粘附在人畜体表或货物表面等进行传播[ 13 - 14 ]。

2 飞机草的风险评估体系

结合前人研究结果[ 3 , 15 - 24 ]和飞机草的实际情况,提出相应的判断标准,构建风险评估体系。该体系包括入侵性、适应性、扩散性和危害性4个准则层、22个指标层,并给出各指标参数的判定标准、考虑因素以及风险值(表1)。飞机草风险评估的总分是100分,4个准则层的分值依次是40分、10分、25分和25分。各级指标的分值是按不同的权重来给予的,每个指标参数不同风险程度的判断依据是这个指标参数赋值的高低。各指标参数的实际得分总和,就代表飞机草的综合风险值(R值)。参考其他外来入侵植物的风险分级方法[ 25 - 26 ],并结合本次风险评估的实际得分,把飞机草的R值分为4个等级:R值为0~4.5,属于无风险;R值为5~29.5,属于低风险;R值为30~59.5,属于中风险;R值达到60~100,属于高风险。对不同的风险等级应采取不同的措施来防范和控制:无风险的,允许引进;低风险的,可以引进,但要采取一定的防范措施;中风险的,要严格限制引入,引入后还要加强监测工作,限制其逃逸和扩散,同时要加强研究,以获得更全面的信息对其进行管理;对于高风险的,必须禁止引进,同时加强检疫;对于已经存在的入侵物种,要严格控制[ 18 , 24 ]。

3 飞机草的风险评估值

由飞机草风险评估体系(表1)可知:飞机草的评价得分是74.5,即R值为74.5,可见飞机草是高风险的外来入侵植物,必须禁止引入。4个准则层得分依次是29分、7.5分、20.5分和17.5分,入侵性得分最高,扩散性和危害性得分相当,适应性方面得分最少,说明飞机草的入侵能力最强。

4 讨 论

4. 1 本文对飞机草的风险评估包括入侵性、适应性、扩散性和危害性这4方面的内容,其全面反应了飞机草入侵过程中发生风险的情况。根据评估结果发现,飞机草在入侵过程中的入侵性最强,主要包括分布范围、传播途径、防除难度和根除难度这几个方面。因此,要从这几个方面入手,减弱其入侵性,从而达到控制飞机草的目的。

4. 2 目前,飞机草的分布范围广泛。预测飞机草的适生区,对其开展监测和预警工作,可以防止其进一步扩大范围。万方浩等[ 1 ]发现广东、海南、台湾、福建南部、云南西南部和广西大部是飞机草的潜在分布区,四川、贵州、江西等省的南部也有可能有零星的适生区。这与杨波等[ 26 ]预测飞机草在中国的适生区主要集中于南方的海南、台湾、云南、贵州、广西、广东、福建等省这一结果基本一致。对这些地区,要加大监测和防治力度,防止飞机草扩散到其他地区。但是,飞机草的传播途径多,除了风媒传播和水媒传播,还可通过人畜活动等进行传播。如果能阻止飞机草的种子成熟,就大大减少了它的传播途径。割草结合植树来控制是种较好的办法,一方面使飞机草头状花序数明显减少,降低其种子产生,另一方面,飞机草被不断生长的替代植物遮阴,从而长期被控制[ 27 ]。在减少飞机草传播途径的同时,还要积极地进行防除。目前防除的手段有物理防除[ 20 ]、化学防除[ 16 , 28 ]、生物防除[ 17 ]和综合防除[ 27 ]等,但都各有利弊,真正要根除还需要加强各方面的研究。综上,笔者认为对飞机草的治理是一个长期的过程,建议要加强检验检疫工作,防止飞机草扩散到未发生区;加大宣传力度,把飞机草的危害情况印成宣传册进行科学普及,让人民群众认识到它的危害性,减少人为传播的可能;对已经入侵的地区,要根据入侵的实际情况,结合多种手段积极进行防除,防止危害面积扩大;同时,也要加强研究,探寻更好的治理方法。

参考文献

[1] 万方浩, 彭德良, 王瑞, 等. 生物入侵: 预警篇[M]. 北京: 科学出版社, 2010, 667.

[2] Ambika S R, Jayachandra. Suppression of plantation crops by Eupatorium weed[J]. Current Science, 1980, 49: 874 - 875.

[3] 贾桂康, 薛跃规. 外来入侵植物飞机草对生态系统的危害和防除[J]. 杂草科学, 2010(4): 12 - 15.

[4] 王满莲, 冯玉龙. 紫茎泽兰和飞机草的形态、 生物量分配和光合特性对氮营养的响应[J]. 植物生态学报, 2005, 29(5): 697 - 705.

[5] 吴锦荣, 赵厚本, 潘浣钰, 等. 土壤水分变化对外来入侵植物飞机草生长的影响[J]. 生态环境, 2007, 16(3): 935 - 938.

[6] Zheng Y L, Feng Y L, Zhang L K, et al. Integrating novel chemical weapons and evolutionarily increased competitive ability in success of a tropical invader[J]. New Phytologist, 2015, 203(3): 1 350 - 1 359.

[7] Qin R M, Zheng Y L, Valiente-Banuet A, et al. The evolution of increased competitive ability, innate competitive advantages, and novel biochemical weapons act in concert for a tropical invader[J]. New phytologist, 2013, 197(3): 979 - 988.

[8] 丁晖, 石碧清, 徐海根. 外来物种风险评估指标体系和评估方法[J]. 生态与农村环境学报, 2006, 22(2): 92 - 96.

[9] 郑美林, 曹伟. 中国东北地区外来入侵植物的风险评估[J]. 中国科学院大学学报, 2013, 30(5): 651 - 656.

[10] 强胜, 曹学章. 外来杂草在我国的危害性及其管理对策[J]. 生物多样性, 2001, 9(2): 188 - 195.

[11] 杨逢建. 有害入侵植物飞机草入侵机理与控制研究[D]. 哈尔滨: 东北林业大学, 2003, 16 - 17.

[12] 陈华峰. 林业有害植物飞机草入侵的生态机理研究[D]. 哈尔滨: 东北林业大学, 2006, 1 - 76.

[13] 杨逢建, 祖元刚. 林业有害植物飞机草的入侵机理[M]. 北京: 科学出版社, 2005, 67 - 105.

[14] 曹洪麟, 葛学军, 叶万辉. 外来种飞机草在广东的分布与危害[J]. 广东林业科技, 2004, 20(20): 57 - 59.

[15] 党金玲, 杨小波, 岳平, 等. 外来入侵种飞机草的研究进展[J]. 安徽农业科学, 2008, 36(24): 10 539-10 541, 10 544.

[16] 潘玉梅, 唐赛春, 岑艳喜, 等. 岩溶地区飞机草化学防治研究[J]. 中国岩溶, 2011, 30(1): 53 - 58.

[17] 张智英, 魏艺, 何大愚. 泽兰实蝇生物学特性的初步研究[J]. 生物防治通报, 1988, 4(1): 10 - 13.

[18] 张建华, 范志伟, 沈奕德, 等. 外来杂草飞机草的特性及防治措施[J]. 广西热带农业, 2008(3): 26 - 29.

[19] 吴邦兴. 滇南飞机草群落的初步研究[J]. 云南植物研究, 1982, 4(2): 177 - 184.

[20] 李振宇, 解焱. 中国外来入侵种[M]. 北京: 中国林业出版社, 2002, 165.

[21] 全国明, 毛丹鹃, 章家恩, 等. 飞机草的繁殖能力与种子的萌发特性[J]. 生态环境学报, 2011, 20(1): 72 - 78.

[22] 李志刚, 郑启恩, 黎桦, 等. 广西隆安屏山石灰岩山地飞机草群落特征分析[J]. 热带亚热带植物学报, 2006, 14(3): 196 - 201.

[23] Wu B X. Apilot study on population of Eupatorium odoratum in southern Yunnan Province of China[J]. Acta Botanica Yunnanica, 1982, 4(2): 177 - 184.

[24] 林敏, 郝建华. 苏州外来植物入侵风险评估体系及牛膝菊的入侵风险[J]. 生态科学, 2011, 30(5): 507 - 511.

[25] 许桂芳, 刘明久, 李雨雷. 紫茉莉入侵特性及其入侵风险评估[J]. 西北植物学报, 2008, 28(4): 765 - 770.

[26] 杨波, 薛跃规, 唐小飞, 等. 外来入侵植物飞机草在中国的适生区预测. 植物保护, 2009, 35(4): 70 - 74.

[27] 唐赛春, 吕仕洪, 潘玉梅, 等. 广西喀斯特地区割草结合植树方法对飞机草的控制效果[J]. 应用生态学报, 2011, 22(7):1 944 - 1 948.

[28] Tumaliuan B T, Halos S C. Screening herbicidal preparations and mixtures for clearing reforestation areas[J]. Sylvatrop Philippines Forest Research, 1979, 4: 151 - 159.

第1作者简介: 李象钦(1989-), 男, 广西藤县人, 硕士, 研习员, 从事外来入侵植物研究。

浏览次数:  更新时间:2017-11-01 14:03:08
上一篇:黑龙江省发展工业原料林的优势、存在问题及建议
下一篇:最后一页
网友评论《入侵植物飞机草的风险评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