浅谈徐渭的进步思想——以其作品《四声猿》为例

作为明朝出色的剧作家,徐渭的艺术造诣不可小觑,从《四声猿》到《南词叙录》再到《歌代啸》,无一不表现出他对现实的愤恨和不满。作为文坛奇人,徐渭的《四声猿》表现了他憎恶封建专制政治,提倡男女平等的政治思想,具有极为非凡的进步意义。《四声猿》不仅在当时获得极高的赞誉,更有后人直接模仿他,或继承内在精神,如桂馥的《后四声猿》,或仿其体制,如洪升的《四蝉娟》,均是受到《四声猿》的启发。

一、旷世奇剧——《四声猿》

元代是戏曲创作的顶端,相比之下的明代戏曲失色许多,但也不乏闪闪发光的金子,如徐渭的《四声猿》。由〈狂鼓史渔阳三弄〉、〈玉禅师翠乡一梦〉、〈雌木兰替父从军〉、〈女状元辞凰得凤〉四个短剧组成的《四声猿》被王骥德称为“天地间一种奇绝文字”[1]。瀓道人更认定它“为明曲第一,即以为有明绝奇文字之第一,亦无不可”[2],可见《四声猿》在世人的心目中有着很高的艺术地位。而被人称为“狂生”的徐渭,是明代著名的文学家、军事家、书画家和戏剧家,与解缙、杨慎并称“明代三大才子”。

徐渭尝自言:“吾书第一,诗次之,文次之,画又次之。”[3]其实在后人看来,他在戏曲上的造诣是最高的,一部杂剧《四声猿》和戏曲理论《南词叙录》让他在中国的戏曲史在占有重要的席位。《四声猿》是由四部短剧组成的,而名字的由来学术界一直争论不休。比较可信的是取于郦道元的《水经注》:“巴东山峡巫峡长,猿鸣三声泪沾裳”和杜甫的《秋兴》:“听猿实下三声泪,奉使虚随八月槎”。古时长江三峡,“常有高猿长啸”。

二、世间好事属女儿——智慧女性

徐渭有过四次婚姻。第一次是在二十一岁的时候入赘潘家。潘女善解人意,貌美如花。徐渭与她度过了甜蜜幸福的五年时光,后不幸死于肺病。第二次是纳妾,后来又卖去。第三次是入幕之后,胡宗宪介绍的王姓家入赘,这桩婚事最后也无疾而终。人的一生不过就想找一个了解自己的人相伴,徐渭没有这个福气遇到那个人,使得原本抑郁的人生显得更凄凉。

在他的笔下,女子能骑马打仗,丝毫不逊须眉,能写诗赋文,文采不输男子。他认为“世间好事属何人,不在男儿在女儿”[4],这无疑使对女子的能力有着很高的评价。《雌木兰替父从军》是根据魏晋南北朝的《木兰辞》改编而成。在作者的笔下,木兰被塑造成一个完美无缺的形象,既是孝女也是功臣。自古忠孝不能两全,但是木兰打破了这个局面。

《女状元辞凰得凤》描写的是一个官宦人家的小姐黄春桃,父母自幼双亡,假扮男子化名黄崇嘏参加应试,一举高中状元。徐渭与黄崇暇的身世极为相似,可谓是女版的徐渭。虽是女子,却丝毫没有阻挡她走上仕途。讽刺的是,作为女子都可以荣登榜首,才情非凡的徐渭却屡次落第。剧中,他借助胡颜之口道出了科举的弊端,“宗师说他韵好,这韵不是叶的也是叶的;宗师说他韵不好,这韵是叶的也不是叶的。运在宗师,不在胡颜,所以说‘文章自古无凭据,唯愿朱衣暗点头’”。[5]不被试官看中的文章便不是好文章。也许我们无法考证为何徐渭科举的坎坷,却能发现,当时的科举制度以其死板的规矩害苦了所有的读书人。呼吁解放的声潮,在骚动着。

仕途的坎坷,让徐渭把理想寄托于戏曲之中。〈雌木兰替父从军〉、〈女状元辞凰得凤〉皆是为实现理想抱负的投射。两个女子,一文一武,分别表达了徐渭政治上和军事上的追求。作为赞美女性的剧作,同时兼具理性主义气息和反封建的苗头。但是,最终还是未冲破封建礼教。木兰和女状元在被识破之后都嫁做人妇。毫无感情的婚姻是否适合如此优秀的女性?徐渭没有考虑过这个问题,从思想上来看,他对于女性的看法只是为其鸣不平,并未看到,女性在旧社会中所承受的种种压力。

三、刚直不阿的“狂吏”

嘉靖三十六年,三十七的徐渭受总督东南军务的胡宗宪之邀,入幕府掌文书。这段时间是徐文长一生中最得意的时期。据陶望龄《徐文长传》记载说:徐文长常常与朋友在酒馆把酒言欢,总督府有急事找不到他,便深夜开着大门等待。有人报告胡宗宪,说徐秀才正喝得大醉,放声叫嚷,胡宗宪反而加以称赞。当时胡宗宪权重威严,文武将吏参见时都不敢抬头,而徐文长戴着破旧的黑头巾,穿一身白布衣,直闯入门,纵谈天下事,旁若无人。由此可见,胡宗宪对于徐渭的器重不亚于当时武将。可是,胡宗宪依附权贵严嵩,让徐渭对其十分鄙夷。徐渭之表姐夫沈炼因弹劾严嵩而惨遭迫害,徐渭愤而作〈狂鼓史渔阳三弄〉,借祢衡之口大骂权相严嵩,为当时的忠义之士鸣不平。

祢衡赤身骂曹操的故事家喻户晓。在《狂鼓史渔阳三弄》中,祢衡即将去天上修文书,阴间的判官希望他在走之前能再现昔日骂曹操的风采。于是同是唤上曹操与祢衡,重演当时那一幕。阴间的曹操已没有往日的威风,而祢衡也不会放过他。祢衡酣畅淋漓的痛骂数落得奸相入地无门,使正义屹立不倒,给人振奋人心的快感。被痛骂的曹操居然也听不下去了,直说“俺醉了,要睡了”,明显的逃避,形象地写出了失势后的权贵的窘迫情形。连判官都感叹道“老瞒,就叫你自家处此,也饶自家不过了”。正所谓自作孽不可活,曹操的罪行连他自己都无颜以对。

四、自由平等和个性解放

《四声猿》作为徐渭理想的寄托,动用了各种虚幻的迷信的写法来使故事尽善尽美。虽然他没有彻底看清楚封建社会的本质,却还是表达出弘扬个性,追求平等的思想。作为进步思潮的探索者,徐渭一步一步地追寻着民主的光辉。

 

注释:

[1]王骥德.曲律[M].湖南:湖南人民出版社,1983:235.

[2]徐渭.四声猿[M].上海:上海古籍出版社,1984:204.

[3]张廷玉等.明史[M].北京:中华书局,1974:288.[4]徐湘霖.《四声猿》本事补考[J].天府新论.2000,3:70.[5]丁家桐.东方畸人徐文长传[M].上海:上海人民出版社,1999:118.

浏览次数:  更新时间:2017-11-12 10:18:28
上一篇:解读《柳敬亭传》
下一篇:最后一页
网友评论《浅谈徐渭的进步思想——以其作品《四声猿》为例》
相关论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