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型糖尿病合并非酒精性脂肪性肝病与体成分、血脂的相关性研究

  • 投稿沐子
  • 更新时间2017-11-23
  • 阅读量208次
  • 评分4
  • 20
  • 0
 目前认为,2型糖尿病(type 2 diabetes mellitus,T2DM)发生胰岛素抵抗导致肝脏脂质沉积,从而促进非酒精性脂肪性肝病(nonalcoholic fatty liver disease,NAFLD)的发生发展[1]。有研究显示,人体成分与胰岛素抵抗、2型糖尿病、非酒精性脂肪性肝病等代谢性疾病的发生相关[2-4]。而目前国内关于2型糖尿病合并非酒精性脂肪性肝病患者的脂肪和肌肉含量差异变化研究的相关报道较少。本研究初步探讨2型糖尿病合并非酒精性脂肪性肝病患者的体成分、血脂情况,并分析了体成分、血脂水平与2型糖尿病合并非酒精性脂肪性肝病发生发展的关系,具体报道如下。 
  1 资料与方法 
  1.1 一般资料 
  随机选取我院2014年6月1日~2016年6月1日内分泌科2型糖尿病住院患者,符合1999 年WHO 糖尿病诊断标准,并排除病毒性肝病,酒精性肝病,自身免疫性及遗传性、药物性肝病,胆管梗阻,严重的糖尿病急慢性并发症,妊娠和哺乳者。非酒精性肝病的诊断依据中华医学会肝病学分会脂肪肝和酒精性肝病学组《非酒精性脂肪性肝病诊疗指南(2010年修订版)》 [5]诊断标准。其中2型糖尿病合并非酒精性脂肪性肝病患者(T2DM- NAFLD组)63 例(男34例,女29 例);单纯2型糖尿病患者(T2DM组)48例(男25例,女23例)。年龄为40~75岁, 平均(59.1±10.5) 岁。 
  1.2 方法 
  1.2.1 人体成分测定 身高体重仪测量身高(cm)。韩国Biospace Inbody720型人体成分分析仪采用多频节段生物电阻抗分析原理,被测者于测试前2h内禁食,测试前排空大小便、禁止剧烈活动,除去身上重物、外套、电子物品及金属饰品,脱鞋脱袜,站立于机器上,足前掌和足后跟分别接触底部电极,双手接触手部电极,双臂微张。测定患者体重、蛋白质、无机盐、体脂肪、肌肉量、去脂体重、体脂百分比、腰臀比、内脏脂肪面积、肥胖程度等。 
  1.2.2 生化指标测定 采用贝克曼库尔特AU5800 全自动生化分析系统检测患者空腹静脉血甘油三酯、总胆固醇、高密度脂蛋白、低密度脂蛋白等指标。 
  1.2.3 非酒精性脂肪肝超声检查 采用飞利浦公司HD-11 型B型超声检测仪,探头中心频率3.5 MHz,根据超声下肝脏特点分为轻度脂肪肝、中度脂肪肝和重度脂肪肝[6]。 
  1.3 统计学处理 
  采用SPSS17.0统计软件进行分析。根据资料特征,计量资料以()表示,组间比较采用t检验;计数资料(性别分布)两组间率的比较采用χ2检验;脂肪肝严重程度与各因素间相关性分析采用Spearman秩相关;多因素分析采用多元线性逐步回归方法。P<0.05为差异有统计学意义。 
  2 结果 
  2.1 两组患者一般资料比较 
  按男女性别分布比较,两组差异无统计学意义(P>0.05)。按年龄、身高比较,两组差异亦无统计学意义(P>0.05)。见表1。 
  2.2 两组患者人体成分测定结果按男女性别分别比较 
  无论是男性还是女性,T2DM-NAFLD组的体质指数、蛋白质、体脂肪、去脂体重、体脂百分比、腰臀比、内脏脂肪面积、肥胖程度、身体细胞量均明显高于T2DM组,差异均有统计学意义(P均<0.05)。无机盐、骨矿物质含量T2DM-NAFLD组也高于T2DM组,但差异无统计学意义( P均> 0.05)。见表2 ~ 3。 
  2.3 两组患者血脂情况比较 
  T2DM-NAFLD组的血甘油三酯水平明显高于T2DM组,差异有统计学意义(P<0.05)。而总胆固醇、高密度脂蛋白胆固醇、低密度脂蛋白胆固醇指标两组比较,差异无统计学意义( P>0.05)。见表4。 
  2.4 脂肪肝严重程度与人体成分、血脂指标的相关性分析 
  非酒精性脂肪肝严重程度与体质指数、体脂肪、体脂百分比、腰臀比、内脏脂肪面积、肥胖程度、血甘油三酯水平等指标均呈正相关 (P<0.05)。将脂肪肝严重程度作为因变量,以年龄、体质指数、体脂肪、体脂百分比、腰臀比、内脏脂肪面积、肥胖程度、血甘油三酯作为自变量,进行多元线性逐步回归分析,显示体质指数、血甘油三酯是脂肪肝严重程度的独立危险因素(P<0.05)。见表5。 
  3 讨论 
  非酒精性脂肪肝是遗传-环境-代谢应激相关因素所致的以肝细胞脂肪变性为主的临床病理综合征。与单纯2型糖尿病患者相比,合并非酒精性脂肪性肝病的2型糖尿病患者胰岛功能受损、糖脂代谢紊乱、高胰岛素血症、肝酶异常等程度更严重,并且发生脑血管和周围血管疾病的比例明显升高[7]。本研究中,111例2型糖尿病住院患者中63例(56.7%)患者合并非酒精性脂肪肝,发生率远远高于单纯脂肪肝患者在人群中的发生率,与文献报道一致[8-9]。胰岛素抵抗及其所致的糖代谢紊乱可能参与了非酒精性脂肪性肝病的发生与发展[10]。所以,2型糖尿病患者改善胰岛素抵抗有可能防治非酒精性脂肪性肝病。 
  有研究表明,胰島素抵抗、2型糖尿病、脂肪肝等代谢疾病患者可出现脂肪和肌肉含量的异常变化[11],提示脂肪和肌肉含量可能与胰岛素抵抗、2型糖尿病、脂肪肝等相关。脂肪和肌肉含量可通过人体成分检测仪获得相关数据,其检测简单,检测费用经济。本研究就是采用生物电阻抗方法检测2型糖尿病合并非酒精性脂肪性肝病患者的体成分,了解其特点。根据我国以BMI 24kg/m2和28kg/m2 
  分别作为成人超重和肥胖的界限标准[12],本研究结果提示无论是单纯2型糖尿病还是合并非酒精性脂肪性肝病患者,超重和或肥胖普遍存在,但合并非酒精性脂肪性肝病患者的超重或肥胖情况更严重。鉴于体重指数仅参考身高和体重,不能区分脂肪和肌肉的重量,本研究采用体脂百分比来进一步判定肥胖程度,一般男性≥20%,女性≥30%则定义为体脂升高[13-14],而本研究中2型糖尿病合并非酒精性脂肪性肝病男性患者体脂百分比平均28.5%,女性平均40.7%,高于单纯2型糖尿病组患者(男性平均24.2%,女性平均35.6%),体脂升高明显。  腹型肥胖患者要比全身性肥胖者具有更高的疾病危险[12]。研究资料表明,中国人群腹部脂肪面积大于80cm2可作为腹型肥胖的精确标准[15],本研究中,无论是单纯2型糖尿病(男性平均143.5cm,女性124.9cm)还是合并非酒精性脂肪性肝病患者(男性平均111.4cm,女性159.4cm)的腹部内脏脂肪面积平均水平均高于标准值,腹部肥胖情况严重,合并酒精性脂肪性肝病组患者更甚。 
  本研究中,2型糖尿病合并非酒精性脂肪性肝病患者血甘油三酯明显升高。与文献报道一致[15]。目前认为,2型糖尿病患者存在胰岛素抵抗,胰岛素对脂代谢的调节能力减弱,出现脂质代谢紊乱。糖尿病合并脂肪肝患者相比单纯的糖尿病患者,存在更为严重的糖脂代谢紊乱。 
  Spearman相关分析结果显示2型糖尿病患者脂肪肝严重程度与体质指数、体脂肪、体脂百分比、腰臀比、内脏脂肪面积、肥胖程度、血甘油三酯均呈正相关。提示脂肪肝严重程度与肥胖程度、腹型肥胖程度,以及血甘油三酯水平一致。所以对于肥胖,尤其腹型肥胖,以及血甘油三酯水平升高的患者,要警惕2型糖尿病合并非酒精性脂肪性肝病的发生。进一步多元线性逐步回归分析显示体质指数、血甘油三酯是脂肪肝严重程度的独立危险因素,因此,降血脂、减体重是2型糖尿病患者预防非酒精性脂肪性肝病发生的有效措施。 
  [参考文献] 
  [1] 刘东慧,颜勇,刘美晓,等. 2型糖尿病与非酒精性脂肪性肝病[J].承德医学院学报, 2017,34 (1):57-59. 
  [2] 陈延丽.2型糖尿病男性患者体成分测定分析[J].实用临床医药杂志,2014,18(11):168-169. 
  [3] Tison GH, Blaha MJ, Nasir K,et a1.Relation of anthropometric obesity and computed tomography measured nonalcoholic fatty liver disease(from the multiethnic study of atherosclerosis)[J].Am J Cardiol,2015,116(4):541-546. 
  [4] 刘燕,张霞.身体成分与非酒精性脂肪性肝病相关性研究进展[J].胃肠病学和肝病学杂志, 2016,25(4): 375-377. 
  [5] 中华医学会肝病学分会脂肪肝和酒精性肝病学组.非酒精性脂肪性肝病诊疗指南(2010年修订版)[J].中华肝脏病杂志,2010,18(3):163-166. 
  [6] 李艳萍,张霞.不同程度脂肪肝的相关危险因素分析[J].现代医药卫生,2015,31(14):2167-2169. 
  [7] Targher G,Bertolini L,Padovani R,et al.Prevalence of nonalcoholic fatty liver disease and its association with cardiovascular disease among type 2 diabetic patients[J].Diabetes Care, 2007,30(5):1212-1218. 
  [8] Leite NC, Salles GF, Araujo AL, et al. Prevalence and associated factors of non-alcoholic fatty liver disease in patients with type-2 diabetes mellitus[J]. Liver Int, 2009 (1), 29: 113-119. 
  [9] Sobhonslidsuk A, Pulsombat A, Kaewdoung P, et al. Non-alcoholic fatty liver disease (NAFLD) and significant hepatic fibrosis defined by non-invasive assessment in patients with type 2 diabetes[J]. Asian Pac J Cancer Prev, 2015 6(5), 16:1789-1794. 
  [10] 陈灏珠,林果为,王吉耀,主编.实用内科学(第14版)[M].北京:人民卫生出版社,2013:2021-2022. 
  [11] 冯波,倪亚芳,孙勤,等.肥胖的2型糖尿病患者体质成分变化及对骨密度的影响[J].中国临床康复,2002,6(5):702-703. 
  [12] 中华人民共和国卫生部疾病控制司,编著.中国成人超重和肥胖症预防控制指南[M]. 北京:人民衛生出版社,2006:3-4. 
  [13] Mnnist S, Harald K, Kontto J, et al. Dietary and lifestyle characteristics associated with normal-weight obesity: the National FINRISK 2007 Study [J]. Br J Nutr, 2014, 111(5):887-894. 
  [14] 贾爱华,徐少勇,明洁,等.我国不同诊断标准下肥胖流行病学特征分析[J].中华糖尿病杂志,2017,9(4):221-225. 
  [15] 郭敏,郗光霞,杨娜,等. 2 型糖尿病合并非酒精性脂肪性肝病的代谢相关危险因素分析[J]. 中华肝病杂志,2014,22( 8) : 631-6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