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的有人治好了狂犬病吗

杨昆

狂犬病曾光顾过世界上100多个国家,夺走过数千万人的生命。这种疾病病死率极高,一旦发病几乎全部死亡,全世界目前仅有6例存活的报告。

起死回生的“密尔沃基疗法”

2004年,美国威斯康星州密尔沃基市一名15岁女孩狂犬病发作之后未注射疫苗,借助一种实验性新疗法治愈了狂犬病,成为首位不依靠疫苗战胜狂犬病的幸运者。

这位名叫珍娜·吉斯的女孩,因精神恍惚而到医院就诊,但仅凭这一症状,医生一时难以作出确定的诊断。第二天吉斯站立不稳,开始恶心和呕吐,再次就医。吉斯对医生说,她感觉疲劳,浑身无力,左手有刺痛和麻木的感觉;她的左手食指1个月前曾被蝙蝠咬伤过,当时她只简单包扎了一下,直到出现症状,家人才有点心急,赶紧上医院就诊。

虽然看了不同的医生,但由于吉斯只是被蝙蝠咬伤过,医生们没想到是狂犬病。尽管一直治疗,可病情不但没有减轻反而在加重……

直到治疗的第6天医生才诊断为狂犬病,可这时再注射疫苗已经为时太晚。吉斯被转送到威斯康星儿童医院,在这里接受一种实验性新疗法。医生一边给她注射病毒唑,一边使用医院独有的一种“密尔沃基疗法”。医生还让吉斯保持昏迷状态一周,以保护其大脑。

治疗2个月后,吉斯的体重有所恢复,体力明显增强,协调性也在变好,能动手动脚,能说能咽。经过近11周的治疗,吉斯基本康复了。

再战狂犬病

2011年4月,美国加利福尼亚州北部小镇,8岁的普雷舍丝·雷诺兹在学校外面看到一只流浪猫,她走过去想靠近它看看。这只猫冷不丁咬了她一口,把她的左手中指咬出了血。老师带她去了办公室,校医给她的手指缠上了纱布,止住了出血。

3周后,普雷舍丝的噩梦开始了。晚上普雷舍丝呕吐了,第二天病歪歪的,家人带她去了诊所。医生怀疑是阑尾炎,转到当地医院。院方说她患的可能只是流感。2天后,普雷舍丝说她的头、脖子和后背都很疼,晚上连头都抬不起来了,躺在奶奶的胳膊里,浑身瘫软,只要有一点点滴水的声音就会让她咳嗽起来,并呕吐着推开水杯,但又口渴得要命。奶奶当即再次把她送到了医院。

医生们发现孩子状况每个小时都在恶化,就用救护车把她送到了机场,一架直升飞机把她送到了335公里远的加州大学儿童医院。急救医生和护士们对她全程监护,试图检查出是什么在一点点夺走普雷舍丝的生命,他们列出了几种可疑疾病,但最终又排除了。传染病医生简·韦德曼给多位医学专家打电话求助,终于联系到了美国健康部里一位当过兽医的医学家。得知孩子的恐水症状和乡村居住环境,专家建议做狂犬病病毒化验。普雷舍丝在重症监护病房住了5天后,医院得出了结果:狂犬病。

医院没有办法,只能给普雷舍丝做一些“舒适护理”,不至于让她痛苦地死去。但负责普雷舍丝治疗的几位医生并没有放弃,得到家人的同意后,在确诊的当天,采用了密尔沃基疗法。通过医学手段使普雷舍丝进入昏迷状态,仅靠呼吸机维持生存,身上插满了管子。

第14天,医生告诉奶奶雪莉要做最坏打算,但雪莉始终没放弃。第16天起,普雷舍丝的免疫系统开始了对狂犬病毒的反击。住了53天医院后,普雷舍丝走了出来。她是世界上第6个存活下来的狂犬病患者,也是恢复最快的一个。

发现可用于治疗的疫苗

不过“密尔沃基疗法”也具有诸多疑点。6个成功案例感染的是源于蝙蝠或猫的狂犬病毒,此类病毒与来源于犬的病毒相比,对人的致病力较弱。后来,医生用相同的方法治疗犬源病毒所致的狂犬病,几乎没有一例成功,而全球95%以上的狂犬病病例都是犬源病毒所致,所以“成功”的价值很有限。

尽管如此,人类在狂犬病治疗方面的目标却越来越明确,成功的希望也越来越大。目前,科学家正在开发狂犬病治疗的多种动物模型,各种新颖的临床试验方案将随之而来。

2015年2月,美国乔治亚大学宣布,他们的研究人员在小鼠身上试验了一种新的治疗方法,并取得成功。这种方法能治愈感染已深至大脑的狂犬病,研究成果发表在《病毒学杂志》上。

主要研究者乔治亚大学传染病教授何彪说:“人们现在已经有了能够预防狂犬病的疫苗,被动物咬伤后,我们也是用这种疫苗来治疗狂犬病。但是,只有在病毒感染尚不严重的情况下,疫苗才能起到治疗作用。”

何彪说:“我们研发出了一种新疫苗,传统上认为已经远超治疗时间,没有救治可能的情况下,这种新疫苗也能救活被感染的小鼠。”一般来说,狂犬病病毒会在3天内感染到鼠大脑。第6天小鼠会显现一些生理症状,表明病毒感染已经进展到无药可救的程度。但即使小鼠出现了感染第6天的那些生理症状,在接受新疫苗治疗后,有500/0活了下来。

何彪的研究小组将狂犬病病毒的某种蛋白嵌入5型副流感病毒(PIV5)中,制备出了这种疫苗。虽然只是50%的治愈率,这种新疫苗已经是当前最有效的治疗了。科研人员强调除了它的有效性,这种疫苗比当前使用的最好的疫苗更安全。

新疫苗正在被继续完善,并将会应用到更高级的动物来验证其有效性,目标当然是检测对人类感染者的效用。虽然这还只是一个初步的发现,但是这可能发展为狂犬病病毒严重感染患者一个新的治疗选择。

狂犬病可以被消灭

相对于艰难的治疗方法,最有效的方式还是在狂犬病的源头阻止它。全球所有的家养狗与流浪狗都要对每年将近55000例狂犬病死亡患者负责。阻止人类死于狂犬病的最佳方案就是给狗注射疫苗,避免狗带有狂犬病毒。

犬用狂犬病疫苗的价格低于人用疫苗。但说服人们给他们心爱的宠物打预防针不是件容易的事情,处理流浪狗更是一个挑战。由于人患狂犬病死亡的数字不断上升,我国一些地方组织了几次大规模的灭犬活动,但这一做法受到了疾病控制专家和动物保护者的批评。

因此,最可行的办法是给狗接种狂犬病疫苗,不过这需要工作人员掌握给狗打针的办法,以及围赶动物、适当的冷藏与贮存疫苗的途径等。此外,还有一些项目看起来格外有希望,其做法是在食物里混合疫苗,这和美国用混有狂犬病疫苗的鱼粉投喂来控制浣熊狂犬病的办法一样。

由于狂犬病的病原体狂犬病病毒可感染多种哺乳动物,所以从理论上讲,要从全球彻底根除狂犬病是不可能的。但理论和实践都证明,在狗和人群中基本消灭狂犬病不仅可能,而且并不是特别困难。狂犬病的防治从医学上来讲是一个早已得到解决的问题。狂犬病病毒在遗传上非常稳定,100多年前法国科学家巴斯德发明的狂犬病疫苗在今天仍然十分有效;其传染源和传播途径也非常明确,95%以上的人狂犬病都是源自被狗咬伤。这些因素都有利于狂犬病的控制。世界卫生组织狂犬病专家咨询会(2004年)明确认定:“狂犬病可以被消灭”。

目前在全球大约150个有报告的国家或地区中,有约一半已基本消灭了狂犬病,其中有约50个国家或地区多年来狂犬病病例数报告都保持为零。已消灭狂犬病的国家或地区的经验证明,只要控制住了狗群中的狂犬病,人群中的狂犬病就能基本得到控制。

伤口清洗至关重要

狂犬病的来源和传播途径比较单一,主要是通过狗或猫抓伤或咬伤。世界卫生组织明确规定,暴露后预防分3级进行管理。对于I级暴露,即接触或喂养动物,或动物舔触完整皮肤,不需要采取预防措施。许多恐狂症患者担心的其他所谓“间接传播”方式,实际发生的概率是很小的,通常可以不必放在心上。当然也可进行预防性接种。接种后的中和抗体可持续数年甚至数十年。

应充分认识伤口清洗的重要作用,正确的伤口冲洗可减少500/0以上的发病率。对于很多似是而非的“间接传播”,或非流行区的轻微暴露,伤口清洗事实上足以将非常微小的一点感染的可能性彻底去除。

关于伤口处理的重要作用,有一个最典型的例子:欧洲最早记载的狂犬病发生于公元900年的法国里昂:一头熊发狂后,一次咬伤了20人,然后逃到一条小河的对岸。被咬的人当中有14人游过小河追杀熊,可能因河水自然洗去了伤口中的病毒,这14人均未感染狂犬病病毒;而未去追杀熊(因而也未清洗伤口)的6人后来都死于狂犬病。

(编辑/潘毅)

浏览次数: 更新时间:2015-09-01 14:13:32
上一篇: 宝宝高热惊厥,父母莫慌
下一篇: 轻信失眠会患癌,年轻妈妈健康焦虑
相关论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