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教师专业发展评估模型探析

(华东师范大学数学系,上海200241)

摘要:教师专业发展评估模型(AFrameworkforTeaching)是由美国丹尼尔森团队自主研发的一项测试教师教学水平的评价工具,该模型通过分析教师课堂教学前、课堂教学中和课堂教学后的表现,评估教师专业技能发展现状,并对教师今后发展提出指导性建议。模型包含计划和准备、教学环境、教学指导和专业职责四个领域和领域相应的22个维度。本文介绍教师专业发展评估模型具体内容和结构,发展演变过程、分析模型特点和其应用价值。

关键词:教师专业发展;教育质量评估;教师评价;教学评估模型

中图分类号:G451文献标识码:Adoi:10.3969/j.issn.1005-2232.2017.05.009

提高人才培养质量的关键在于提升教师教学水平。[1]近年来,人们普遍意识到教育过程质量的重要性,[2,3]开始关注教师教学水平的评估和改善问题,[4,5]国内外常用的教学评价系统有皮安塔得(Piantade)等人的课堂互动评估系统(ClassroomAssessmentScoringSystem)、容克尔(Junker)等的评价质量检测(InstructionalQualityAssessment)和希尔(Hill)团队的数学教学质量评估系统(MathematicalQualityofInstruction)等,[6-8]这些评估系统对教师教学水平观测的着眼点主要聚焦于课堂内所发生的活动,然而课堂活动并不能完全涵盖教师教学专业水平,教师专业发展技能还包括课前准备、学情分析、课后反思、同行交流等等,因此,开发一款能够全方面有效评估教师教学水平的模型具有重要意义。正是在这一背景下,美国教师专业发展评估模型应运而生。

教师专业发展评估模型(AFrameworkforTeaching,简称FfT)是目前在全球范围内广泛使用的评估工具,该工具从课前、课中和课后全面评估教师专业发展水平。美国密西根州颁布法令,明确要求该州在2016年至2017学年内,中小学必须将教师专业发展评估模型作为教师水平评估工具之一。英国、德国、韩国和南非等国家,也都使用该模型。[9]本文主要介绍该模型的基本内容和结构、发展过程、模型特点和其应用价值。

一、教师专业发展评估模型概述

教师专业发展评估模型由美国丹尼尔森(Danielson)领衔的团队开发,丹尼尔森毕业于牛津大学,是研究教师教学效率领域方面的专家。教师专业发展评估模型于1996年首次问世,之后近二十年间丹尼尔森团队一直致力于该模型的发展和完善工作,最新一版的教师专业发展评估模型公开发表于2013年。

该模型以评估教师教学专业水平为目的,建立了一个包含领域—维度—水平指标的模型。教师专业发展评估模型共分四个领域,分别为计划和准备(Planning and Preparation)、教学环境(The Classroom Environment)、教学指导(Instruction)和专业职责(Professional Responsibilities),每个领域包含5-6个维度(见表1),共有22个维度,每个维度又涵盖若干个子维度,各维度分为不合格、基础、熟练、优秀四个水平,每一水平都会有相应的水平描述和具体样例示范,以帮助评估系统使用者更好理解和使用模型。对教师在四个领域的不同表现评估水平标准见表2。

计划和准备部分主要评估教师对学生学习内容布置与安排的合理性。为了更好地完成这一部分,教师需要对教学内容和教学法知识有深刻理解认识,并充分了解学生认知特点,对学生可能会出现的错误做出合理预判。教师通过一系列精心设计将教学内容以活动和练习的方式传授给学生,教学内容要始终服务教学目标。在这一部分表现出色的教师往往对重要概念和原理理解准确,知道不同知识点之间的相关性,能够很好的掌握学生的兴趣爱好和优势,他们的教学设计在内容和评价上保持一致,并适用于班级内不同类型的学生。计划和准备部分共包含6个维度:“选取教学内容和相应教学方法”维度评估教师是否具备学科内容和学科结构的准则性知识、相关的前期储备知识和与内容相关的教学法知识;“学情分析”维度考察教师是否了解学生认知发展,学习过程,学生知识、能力和语言熟练度,学生兴趣与文化和一些特殊需求;“制定教学目标”维度评估教师的教学目标是否有价值,具有连贯性和一致性,能够清楚阐明学生需要掌握的知识内容,让学生体会事实性知识和程序性知识、思维和推理技巧、合作和交流策略,同时保证教学目标适用于班级里的所有学生;“教学资源选取”维度评估教学资源是否和教学目标保持一致,有利于教师专业知识发展,能否为学生提供适当挑战;“教学设计连贯性”维度评估教师能否能提供合适的教学材料和教辅资源,组织恰当的学习活动和小组讨论,同时呈现清晰有序的课堂结构帮助学生学习;“设计学生测试评价”维度评估教师设计的测试是否和教学目标要求保持一致,能否明确阐述测试标准和教学期望,教师是否重视形成性测试,并能够利用测试结果制定相应的后续教学计划。

 

教学环境部分描述了适合学生学习的课堂环境,舒适轻松和师生间互相尊重的教学环境能够更好地帮助学生学习文化知识。擅长为学生提供优质教学环境的教师往往对所教课程十分重视,期待和享受同学生一起学习的过程。学生在这些教师眼中拥有兴趣爱好和学术发展潜能的独立人格,学生也能真切感受到教师的关心与体贴,愿意花费更多时间学习。教师在学生中的权威感不会因和学生关系融洽而下降,学生会把教师看做特殊的朋友和保护者,愿意和教师分享学习和生活中的困惑和成长。教学环境包括5个维度:“创建和谐融洽的课堂环境”维度评估师生、生生间语言和行动是否能够营造一个相互尊重和谐的学习环境;“创建学习文化”维度评估教学能否体现教育价值,学生是否对完成教学目标抱有坚定信念,并为之坚持不懈努力,在肯定自身能力的同时,对已取得成果产生自豪感和荣誉感;“掌控课堂节奏”维度评估教师能否有效管理小组活动,掌控班级讨论、小组讨论和独立思考的过渡节点,节省收发教学材料和其他非教学内容(如课堂点名、春游报名等)的时间;“应对学生表现”维度评估教师能否理解和预见学生不良表现,在适当的时候改变教学计划避免学生不良表现,学生是否在教师的指导下了解并遵守行为规范准则;“布置课堂物理空间”维度评估教室桌椅、挂件和一些教学辅导资料等物理资源的摆放是否保证学生人身安全,并确保每位学生都拥有所需的学习物理资源。

教学指导是教学最核心的组成部分,是计划与准备内容的具体实施过程,学生在这部分真正参与内容学习。在这一部分表现优秀的教师拥有出色的教学技巧,他们的课堂流畅灵活,在适当的时候熟练转变教学方式,并能够将其他课程的知识点恰当地与现有教学内容相结合。优秀的教师能够留意课堂上不同类型学生的学习进展,并据此对课堂教学做小范围内的调整。教学指导包括5个维度:“师生交流”维度评估教师能否向学生准确清晰传达每堂课的教学目标,教授教学内容时是否运用生动的语言,将课堂与学生实际生活相联系,学生是否清楚自己在教学活动中的任务;“提问和讨论技巧”维度评估教师能否提出高质量问题,并留给学生充足思考时间,在讨论中鼓励学生表达自己的观点并论述其逻辑合理性,调动全班同学参与讨论;“学生参与课堂”维度评估教师能否设计优质的课堂活动和测试、合理分配小组成员、适当使用教学材料和资源、掌控教学结构和节奏,提高学生课堂参与积极性;“形成性测试”维度评估学生是否清楚评价标准、制定自我评价测试,教师能否有效监控学生学习并提供及时有意义的学生反馈;“灵活性和响应性”维度评估教师能否根据学生课堂表现及时调整教学设计,具备处理突发事件能力,当学生遇到困难时用多种方式帮助学生。

专业职责部分对保持和提高教师专业能力水平来讲至关重要,专家型教师和新手教师在这一部分表现差异较大。记录学生言行表现和与家长互动交流是教师入职伊始就应该保持的习惯,参加专业教师培训等活动需要等教师具有几年教学经验再进行效果更好。这部分内容表现出色的教师深受同行和学生家长爱戴,他们在学校和社区有关教师专业技能发展的组织中表现积极,是超越工作本身技术要求的教育者。专业职责包括6个维度:“教学反思”维度评估教师能否正确反思课堂优劣,总结课堂精华内容,并将其运用于后期课堂教学实践中;“课堂记录”维度评估教师是否记录学生作业完成情况、学生学习情况和其他非教学活动情况(如是否交班费,参加春游等);“家长沟通”维度评估教师能否为学生家长提供教学指导信息、学生个体情况,鼓励家长参与教学活动;“同行交流”维度评估教师能否和同事一起商讨教学策略,积极参与学校或社区组织的教师培训活动;“教师专业培训”维度评估教师是否能够阅读专业文献或参加专业课程提高自身学科知识和教学能力,能否组织一些专业活动提高自身实践能力并服务于同行;“展现专业素质”维度评估教师是否具有诚实守信的品德、将学生需求与发展放在首要位置、遵守学校和学区规章制度。

二、教师专业发展评估模型的发展过程

1987年美国考试服务中心(Educational Testing Service)开展了一项有关教师资格认证体系的大规模研究项目,该项目研发出普瑞克斯考试体系(Praxis Series),该体系在美国被大面积推广。[10-12] 其中,普瑞克斯考试系列3(Praxis 3)为课堂表现评估(Classroom Performance Assessments),用于评价入职一年的新手教师实际教学水平和课堂表现是否合格。丹尼尔森参与普瑞克斯考试系列3研发时发现,教育工作者缺少讨论优质课堂教学的意识和机会,[13]2通过对教师的深度访谈,她发现课堂表现评估测试不仅可以评估教师是否能够一名成为合格的教学工作者,还能够在一定程度上改善教师课堂教学水平。丹尼尔森认为将Praxis 3仅作为教师资格认证的工具太狭隘,她希望在Praxis 3基础上开发一款教师专业发展评估模型,推广至全美各州教师教学中,为教师专业发展提供支持。教师专业发展评估模型以Praxis 3标准为基础,对原有维度进行扩充,使之同时适用于新手教师和有经验教师,目的是以此模型为基准评估并提高教师专业技能。

教师专业发展评估模型最早诞生于1996年,包含22个维度,每个维度有4个不同程度的描述水平,该模型推广之后很快得到教育行政部门官员、大学教育研究者和广大一线教师的认可。[14]2007年第二版教师专业发展评估模型将22个维度划分为四个领域,每个维度又细化出若干个子维度,并给出每个子维度的水平划分。较第一版而言,第二版对一些维度名称做了调整,使之更为简洁明确,具有更强针对性,如将“选择课堂目标(Selecting Instructional Goals)”改为“设置课堂目标(Setting InstructionalOutcomes)”,将“评估学生学习(Assessing Student Learning)”改为“设计形成性测试(DesigningStudent Assessments)”,将“准确清晰地交流(Communicating Clearly and Accurately)”改为“师生交流(Communicating with Students)”等。除此之外,第二版模型还加入了一些其他职业专业水平的评估标准,如图书馆人员、护士和咨询师等。

2009年比尔和梅琳达盖茨基金资助的有效教学策略(Measures of Effective Teaching)项目使用教师专业发展评估模型作为研究工具之一,分析超过23000堂课的视频录像,研究教学教学水平和学生表现间的关系。教师专业发展评估模型做的相应调整如下:领域和维度语言表述更简练,将2007年版子维度水平划分改为维度水平划分,保证评估者使用时更为快捷;每个维度都会标明此维度的关键属性,帮助模型使用者更好把握维度特点;根据每一维度不同水平,给出若干个相应的具体案例示范,提高维度水平的理解度。

2013年版教师专业发展评估模型更切合美国2010年颁布的共同核心州标准(Common CoreState Standards)中一些教学理念,[15] 强调学生为主体的学习模式,重视概念理解和数学推理与逻辑性。因此,教师专业发展评估模型也发生一些相应变化,如强调教学设计连贯性(DesigningCoherent Instruction),形成性评价的设计与使用(Designing Student Assessments/Using Assessmentin Instruction),培养学生交流能力(Communicating with Students),提高学生学习参与度(EngagingStudents in Learning)等。

三、教师专业发展评估模型特点

 

(一)评估范围几乎涵盖教师发展的全部相关领域

 

教师专业发展评估模型涉及的领域和维度包含了与教学相关的各个方面,不仅是课堂之中发生的教学活动,还包括课堂前教师准备,课后教学反思,课外教师与同行、培训者甚至家长之间的互动等。课堂是教师展示自己教学水平的平台,但一位教师教学水平的培养与提升不可能仅依赖于45分钟的课堂教学,教学习惯与技能的养成有赖于课堂内外方方面面的因素。[16,17]教师专业发展评估模型从多个角度全面分析和教师教学水平相关因素,不仅能够保证教学评估结果更为准确合理,也有助于帮助教师有效发现自身专业技能中存在的不足,及时改进。

(二)评估模型具有广泛的适用性

对于教学而言,不同学科、年级、班级,甚至同一位教师同一班级的两堂课都不尽相同,然而这些不同的背后又隐藏着强烈的共性,[18,19]例如,优秀教师的课堂必定是和谐融洽的,教师能够有效利用学生的生成性问题引发高水平思考,学生会展现参与课堂活动积极性等。教师专业发展评估模型捕捉到了高水平教学的共性之处,适用于评估任何学科、年级教师的教学活动,但同时也要求评估者考虑所评估课堂的背景环境,并结合教师个人情况、学生年龄等因素评价教师是否创建合格的教学课堂环境。

(三)评价信息公开化、主体多元化

在丹尼尔森团队建设的网站上,教师专业发展评估模型的领域、维度和水平描述等相关资料均可免费下载。教师专业发展评估模型涉及很多课堂教学相关的细节问题,一线教师对于这些细节问题的表述和补充拥有丰富的实践经验。模型的公开性为大量一线教师提供了对该模型的有效性和认可度的探讨空间,研究人员在听取教师意见的基础上对模型进一步完善。此外,教师专业发展评估模型能够有效提升教师专业发展水平,让更多教育工作者了解模型结构和内容,保证更多教师将模型中高水平标准作为自己的教学前进方向,达到提高教师教学水平的目的。

四、教师专业发展评估模型的应用价值

(一)教师招聘标准

许多使用教师专业发展评估模型作为教师招聘标准的国家和地区都发现,应用此模型标准可以提高通过考核教师成为优秀教师的可能性。[13]174招聘考试面试时考官可以问基于模型的相关问题,如“你如何在课堂中建立行为规范”?这些问题帮助考官从多角度了解应聘者教学方法和其与同事、家长的交流方式。有些学校要求招聘者提供自己的教学录像带或现场讲课,利用教师专业发展评估模型对应聘教师的教学表现行为进行分析,筛选合格人选。

(二)教师培训与指导

美国新入职教师短期内大量离职的原因之一是新手教师得不到有力的教师培训系统支持,教师专业技能无法找到提高方向,[20]教师专业发展评估模型为教师培训提供了有效的培训资源和标准。组织新教师学习模型中包含的领域和维度,了解每个子维度的不同水平,反思自身教学活动,找到薄弱点加以改进。指导教师还可以根据模型组成要素形成教学路线图,集中精力发现新手教师教学中出现的问题,有针对性地提供教学帮助,帮助新手教师从整体上不断接近理想的教学效果。

(三)教师教学水平评估

教师专业发展评估模型提供一组观察评估课堂教学的有效指标,评价维度涵盖与教学相关的各个方面,适用于各个学科和年级的教学内容,评估者可以根据模型维度为依托评估教师教学水平。模型具有较强的可操作性和客观性,可用于评估优秀教师技能比赛、师范生教学技能比赛等选拔性活动,也可以用来分析公开课或是同行授课。教师要学会从评估他人教学情况中,反思自身教学不足,取长补短,提高教学水平。

当前我国教师专业发展评估存在“重评估结果,轻评估过程”的现象,过于强调教学结果的“输出”功能,将评估看作教师技能测量评比的工具,而缺乏对教师专业发展反馈调节功能的重视。美国教师专业发展评估模型将定量评估与定性评估相结合,不仅着眼于教师课堂教学表现的评价,还从教

师专业发展的各个方面考量教师专业技能,弱化评估结果,旨在帮助教师提升自身专业能力,可以为

我国教师专业发展评估提供有意义的借鉴。

参考文献:

[1]王小力,李宏荣,徐忠锋,张孝林.提高人才培养的关键在提升教师的教学水平[J].中国大学教学,2013(12):18-21.

[2]Elstad,Eyvind,Lejonberg,El,Christophersen,Knut-Andreas.Teachingevaluationasacontestedpractice:Teacherresistancetoteachingevaluation

schemesinNorway[J].EducationInquiry,2015(6):375-399.

[3]Nielsen,LanceD..TeacherEvaluation:ArchivingTeachingEffectiveness[J].MusicEducatorsJournal,2014,101(1):63-69.

[4]Wiske,M.S..Howteachingforunderstandingchangestherulesintheclassroom[J].EducationalLeadership,1994,51(5):19-21.

[5]Reynolds,A..Whatiscompetentbeginningteaching?Areviewoftheliterature[J].ReviewofEducationalResearch,1992,62(1):1-35.

[6]Ellwein,M.C.,Graue,M.E.,&Comfort,R.E..Talkingaboutinstruction:Studentteachers’reflectionsonsuccessandfailureintheclassroom[J].

JournalofTeacherEducation,1990,41(4):3-14.

[7]Cohen,D..Arevolutioninoneclassroom:ThecaseofMrsOublier[J].EducationEvaluationandPolicyAnalysis,1990,12(3):311-329.

[8]Black,P.,Wiliam,D..Assessmentandclassroomlearning[J].AssessmentinEducation,1998,5(1):7-74.

[9]MichiganEducatorEvaluation_PostingsandAssurances[EB/OL][2014-06-02].http://www.danielsongroup.org/.

[10]KellyM..FromPraxistoProgramDevelopment[J].ForeignLanguageAnnals,2014,47(1):134-146.

[11]Gil-Jaurena,Ines.BriefreportonOpenPraxisdevelopment[J].OpenPraxis,2016,8(1):3-7.

[12]Postma,D,Spreen,CA,Vally,S.EducationforSocialChangeandCriticalPraxis[J].EducationasChange,2015,19(3):1-3.

[13]CharlotteDanielson.EnhancingProfessionalPractice:AFrameworkforTeaching[M].Virginia:AssociationforSupervisionandCurriculum

DevelopmentAlexandria,2013.

[14]TheFrameworkForTeachingEvaluationInstrument2013Edition[EB/OL][2013-09-28].http://www.danielsongroup.org/.

[15]CommonCoreStateStandardInitiative[EB/OL][2013-03-16].http://www.corestandards.org/.

[16]Giannakoulias,E.,Mastoridis,E.,Potari,D.,Zachariades,T..Studyingteachers’mathematicalargumentationinthecontextofrefutingstudents’

invalidclaims[J].JournalofMathematicalBehavior,2010,9:160-168.

[17]Mason,J..Enablingteacherstoberealteachers:Necessarylevelsofawarenessandstructureofattention[J].JournalofMathematicsTeacher

Education,1998,1:243-267.

[18]Ellwein,M.C.,Graue,M.E.,Comfort,R.E..Talkingaboutinstruction:Studentteachers’reflectionsonsuccessandfailureintheclassroom[J].

JournalofTeacherEducation,1990,41(4):3-14.

[19]Evertson,C.M.,Harris,A.H..Whatweknowaboutmanagingclassrooms[J].EducationalLeadership,1992,49(7):74-78.

[20]Berliner,D.C..Learningaboutteachingfromexpertteachers[J].InternationalJournalofEducationalResearch,2001,35:463-482.

浏览次数:  更新时间:2017-11-12 09:30:12
上一篇:我国教师专业学习共同体发展现状的实证研究——以上海市中小学为例
下一篇:美国学前教育质量发展研究的知识图谱——基于2007-2017年SSCI数据库文献的可视化分析
网友评论《美国教师专业发展评估模型探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