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学前教育质量发展研究的知识图谱——基于2007-2017年SSCI数据库文献的可视化分析

(1.东北师范大学教育学部,吉林长春130024;

2.教育部幼儿园园长培训中心,吉林长春130024)

摘要:为科学直观地展示近十年来美国学前教育质量研究成果,以SSCI数据库为文献来源,利用Bicomb和SPSS软件绘制美国2007-2017年学前教育质量研究文献的热点知识图谱。研究表明,美国学前教育质量研究主要围绕质量的内部与外部保障机制研究和产出性与过程性质量研究两大主线;展开了残疾儿童全纳教育、幼儿教师专业化、儿童入学准备与学业成就和语言发展四个热点领域的研究,且四大领域战略地位差异较大;发现研究范围广,指向不明确;学科自身钻研深入,交叉学科尝试较少;实践探讨丰富,理论整合缺乏三方面的优势与不足。展望美国学前教育质量发展应在内外部保障相结合的机制下,注重产出性质量的监控,不断完善监测体系,强化过程性质量的内涵,持续深度整合提升的发展趋势。

关键词:美国;学前教育质量;研究热点;知识图谱;展望

中图分类号:G619.1文献标识码:Adoi:10.3969/j.issn.1005-2232.2017.05.010

一、问题的提出

提升质量是世界各国学前教育追求的共同目标,自20世纪80年代以来,优质教育成为美国学前教育研究的聚焦点。为提升学前教育质量,美国学前教育工作者进行了大量的研究和实践,取得了可观的成就。通过美国学前教育质量的热点和前沿问题的研究,对我国学前教育质量提升意义重大。然而纵观我国对美国学前教育质量的已有研究,主要为传统的文献梳理分析和特定问题的单独研究,缺乏从整体出发进行客观量化的探讨。本研究通过对WebofScienceTM(简称WOS)检索平台SSCI数据库中近十年的1182篇相关文献进行知识图谱可视化分析,阐释近十年来美国学前教育质量研究的热点及变迁,展望其未来发展方向与趋势,以期为我国学前教育质量发展提供有价值的知识支持。

二、研究方法与设计

(一)数据来源

采集权威且效度较高的样本数据是绘制知识图谱的前提和基础,本研究数据来源于ThomsonReuters 研发的引文数据库——WOS 核心合集。首先,在该数据库中进行相关主题词检索,按照检索结果进行甄别剔除,选取前10种刊发美国学前教育质量的美国同行评审期刊作为数据来源。由Bradford定律可知,某一主题领域的核心论文常常会集中刊发在少数顶尖的学术期刊上,且据JCR(2015版)报告,所选10种学术期刊均属于教育学和心理学研究领域重要杂志,被引频次较高,5年影响因子均大于1(详见表1),具有很好的代表性,可以在较大程度上代表美国学前教育质量研究的总体情况。然后,在WOS 中采用高级检索方式,出版物名称(SO)为所选10种刊物;主题词(TS)为“early childhoodeducation”+“quality”、“preschool education”+“quality”;语言为“English”;文献类型为“Article”;时间跨度为“2007-2017 ”。总共检索得到1252篇论文,剔除重复或错误文献,最终导出1182篇文献作为本研究的数据样本。

(二)研究方法与工具

已有基于美国学前教育质量研究文献的探讨可谓凤毛麟角,其主要沿着两条研究路径进行。一是采用传统的文献分析法,二是采用文献计量法。文献计量法在结构、度量和表述等方面的优势弥补了传统文献分析法在研究立场、主观性和定性结论难以重复验证等方面的不足,但其存在自身随机性、模糊性和样本收集条件苛刻,甚至是研究停滞于对客观信息的表面加工等不足,往往使研究浅尝辄止。知识图谱是一种显示科学知识的发展进程与结构关系的图形,旨在将知识和信息中令人注目的最前沿领域和学科制高点,通过数据挖掘、信息处理、知识计量和图形绘制,把现代科学技术知识的复杂领域呈现出来。[1] 知识图谱具有“图”与“谱”的双重属性与特征,将科学计量学探索规律的呈现方式从数学表达转向图形表达,使知识地图由显示地理分布转向以图像展现知识结构关系与演进规律。

 

目前,绘制知识图谱的研究方法呈现出多样化发展,本研究主要通过配合使用Bicomb 2.0和SPSS 22.0软件,采用词频分析、聚类分析和多维尺度分析等绘制美国学前教育质量发展的知识图谱。

(三)研究步骤

本研究技术操作主要包括六个步骤:首先,确定研究对象及数据样本;第二,词频分析,抽取高频关键词;第三,共词分析,创建词篇矩阵;第四,聚类分析,得出聚类树状图;第五,多维尺度分析,结合聚类结果,绘制知识图谱;第六,结果判读,阐释研究热点及趋势。三、研究结果与分析

(一)词频分析及高频关键词确认

关键词是论文题目、摘要和正文等核心内容的高度浓缩,关键词词频统计的目的在于使文献资料转换为样本数量进行量化分析。为保证代表性和精确度,首先,对同义词、近义词及含义模糊的关键词进行合并和剔除,然后,依据Donohue齐普夫第二定律高频词与低频词临界值计算公式,[2]结合孙清兰计算公式和词频估计法,最终设定高低频关键词阈值为39,得到有效高频关键词18个(见表2)。关键词出现频率与被关注度呈正向的趋势,往往成为该主题领域研究热点的征兆。据表2所示,美国学前教育质量研究热点的范围倾向已初见端倪,如language development(语言发展),professional development(教师专业发展),parenting(家庭教养),early childhood policy(早期儿童政策),early childhood intervention(早期儿童干预),classroom quality(课堂教学质量),academic achievement(学业成就),disadvantaged children(残疾儿童)等,然而高频关键词的频次分析仅具有指向作用,因此,深度挖掘它们之间的内在逻辑联系,需要进行共词分析和聚类分析。

(二)高频关键词聚类与研究热点分析

对高频关键词进行共词分析可以呈现出主题词之间一对多的立体网状联系,揭示关键词之间的深度联系,但无法辨别主题词之间形成的类团。聚类分析是根据“物以类聚”的思想,将距离较近的主题词聚集形成概念相对独立的类团,使类团内个体属性相似性最大,不同类团间属性相似性最小。[3] 因此,为了更加直观形象地呈现高频关键词类团之间的内在亲疏联系,采用Bicomb 2.0对排名前18个高频关键词进行共词分析生成词篇矩阵,然后借助SPSS 22.0转换为Ochiia系数相异矩阵,“组间联结法”作为计算方法,进行系统地逐次聚类分析,最终,绘制出美国学前教育质量研究的树状聚类图(见图1)。按照分支数量和分支研究相似的原则,将其分为四个方面的研究热点(见表3)。

(三)高频关键词多维尺度与知识图谱分析

多维尺度分析指通过测定变量之间的距离发现数据结构,利用非线性转换将高维空间数据简化为低维空间数据,进而进行定位、分析和归类,且处理后的低维数据仍能较好地保持对象间的原始关系。

相对于聚类分析,多维尺度分析可以在较低维空间中直观地判断出某领域在学科内的具体位置。[4] 基于聚类分析,采用SPSS 22.0对美国学前教育质量研究的高频关键词进行多维尺度分析,并利用Z 分数进行标准化处理。结果显示,Stress=0.29404,RSQ=0.64751,拟合效果良好,结合聚类分析结果,绘制出美国学前教育质量研究热点知识图谱(见图2)。在此战略坐标图中,领域一:残疾儿童全纳教育研究位于第四象限,说明其处于该主题领域的边缘位置,未受到充分重视,研究空间较大,容易被分解或演化;领域二:入学准备与学业成就研究位于第二象限,处于次核心地位,具有潜在的重要性,深入挖掘的空间显著;领域三:幼儿教师专业化研究大部分处于第三象限,少许部分处于第二和第四象限,说明其处于相对边缘的地位,研究指向性明确,尚未成熟但比较活跃,有待于进一步探索;领域四:儿童语言发展研究位于第一象限及第二象限,处于核心地位,受到的关注程度较高,说明趋于成熟稳定。

依据战略目标解读原则,[5] 美国学前教育质量研究从整体来看主要分为两条主线展开研究,一条是质量内外部保障机制(左右分),另一条是产出性质量与过程性质量(上下分)。具体来看,内部保障机制研究主要包括language development(语言发展),school readiness(入学准备),early childhoodintervention(早期儿童干预),classroom quality(课堂教学质量)和preschool(幼儿园)等,外部保障机制研究主要包括early childhood education and care(早期儿童教育和保育),disadvantaged children(残疾儿童),inclusive education(全纳教育),early childhood policy(早期儿童政策)和child care quality(儿童保育质量)等。产出性质量研究主要包括academic achievement(学业成就),school readiness(入学准备)和language development(语言发展)等,过程性质量研究主要包括professional development(教师专业发展),classroom quality(课堂教学质量),child care quality(儿童保育质量)和early childhoodeducator(学前教育工作者)等。

四、问题与讨论

研究热点是指在某一时间段内,有内在联系的,数量相对较多的一组论文所探讨的科学问题或专题。[6]以树状图和知识图谱为依据,结合相关论文进行深入分析,总结出当前美国学前教育质量四个方面的研究热点与方向。

(一)残疾儿童全纳教育研究

 

全纳教育被视为一个通过增加学习、文化和社区参与,减少教育系统内外的排斥从而处理和回应所有学习者多样化需求的过程。具体涉及到内容、途径、结构和策略等多方面的变革与调整,其共识是要涵盖全体适龄儿童,信念为接纳所有儿童是普通教育系统的责任。[7]全纳就意味着不排斥,全纳教育的目的就是要消除排斥。[8]美国全纳教育思想源于“人人享有受教育的权利”理念,随后演变为“全民教育”思想,最终全纳教育应运而生。在此过程中,美国全纳教育的发展主要经历了“回归主流”、普通教育主动性运动和全纳教育三个阶段。美国全纳教育的迅速发展,主要缘于健全的政策与法律保障体系,完善的教育对象识别体系,层次化分明的教育安置体系,高质量的师资队伍建设,富有创新性与精细化的教学模式,教育理论研究充分服务于实践等策略。[9]如至关重要的全纳教育安置问题,美国国会修订的《能力障碍者教育法》提出无排斥、适当教育和最少限制环境等与全纳教育密切相关的原则,该法案设计了瀑布式特殊教育服务体系,[10]系统包括以下八类教育安置:早期正常教育环境、早期特殊教育环境、部分正常部分特殊环境、家庭环境、分离学校、住宿机构、家庭外的巡回服务点和逆向主流环境。[11]各个州也颁布了针对全纳教育的法案,如加利福尼亚州《公平、恰当、全纳、尊重教育法案》进一步明确了全纳教育的教育主体、教育内容和教育实施等边界问题。[12]美国全纳教育取得可观成就的同时,也面临着如何处理全纳教育与已有特殊教育体系的关系和最少限制环境的实现等问题。目前全纳教育机遇与挑战并存,主要包括如何寻求特殊教育、普通教育、全纳教育和社会和谐之间的平衡?全纳教育由谁来规划设计与实施?全纳教育是全民教育和教育质量目标的重新承诺?在实现全纳教育背景下,课程设置是否重要?在全纳教育背景下,如何提升教师的作用?[13]

(二)儿童入学准备与学业成就研究

美国各级政府及其他相关机构针对早期儿童学业成就降低,入学准备不充分,学前教育整体质量普遍下滑等现象,采取了强有力的措施和进行了诸多方面的研究。儿童入学准备状态是指学龄前儿童为了能够从即将开始的正规学校教育中受益所需要具备的各种关键特征或基础条件。

[14]美国联邦政府关注学龄前儿童入学准备问题,最早可以追溯到20世纪80年代的开端计划,在1989年老布什政府关于提高青少年学业成就的会议中才达成共识,把确保儿童入学准备作为学前教育改革的首要任务,而在做好入学准备过程中学前教育承担最重要的责任;[15]1991年联邦政府发布《美国2000年教育战略》提出至2000年全美做好入学准备的目标;1994年《2000年目标:美国教育法》要求全面做好入学准备,将所有儿童接受优质适宜的早期教育列为国家教育目标之首;1998年联邦政府开始把入学准备作为开端计划的重要主题,并将计划目的修改为通过向低收入家庭孩子提供健康、教育、营养、社会等方面的服务来提升孩子的社会性和认知发展,从而在入学准备方面起到促进作用。[16] 特别是《2000年目标: 美国教育法》的提出引起大量学者对儿童入学准备的高度关注,认为有准备的儿童应该包括“有准备的州”“有准备的学校”“有准备的社区”和“有准备的家庭组成”,2005年《入学准备州长指南》、《入学准备州长任务工作小组最终报告》和《国家入学准备指标》三个具有指导性意义文件的发布标志着入学准备问题达成了一致。[17] 至2011年为进一步应对学龄前儿童学业成就较低,持续提升美国的国际竞争力,联邦教育部和健康与人力服务部联合发布了《力争上游——学前教育挑战》计划。作为一项极具竞争性的投资与改革计划,在改革学前教育体系、建立问责方案、注重儿童学业成就、完善儿童发展评价标准、强化师资队伍知识与技能发展和评估督促幼儿成长等方面进行了大量的改革。[18]

为切实提高学龄前儿童学业水平,充分做好入学准备,研究者在课程评价、机构评估、师资认证和家庭社区干预等方面作出了大量探索。研究表明,提供优质教育,促进幼儿认知、社会情感、身体等各方面的发展,有助于全面强化入学准备。[19] 学前教育入学准备也应该包括延迟入学、儿童个体干预与家庭和社区干预等部分。针对入学准备不充分的学龄前儿童,及早地进行识别和干预可以有效提高入学适应度,减少阻碍发展的因素,进而促进学前教育质量的提高,[20] 除此之外,早期儿童入学准备水平的提高,还会受语言与数学、师资、文化和家庭等关键因素的影响。美国教育科学研究院于2002年启动了学前教育课程评价研究项目,该项目综合运用27种测评工具,通过幼儿评估、教师报告、课堂观察、教师访谈与调查和家长访谈的五种方式,对包括阅读、语音意识、中班和大班行为、课堂质量、师幼互动、读写教学、语音教学、语言教学和数学教学等方面的内容进行了评估。随后进行了学龄前儿童学业成就和课堂表现的评价,然而研究结果却出乎意料,尽管结果毁誉参半,但在学前教育课程独立与相互比较方面具有积极的探索意义。[21] 也有学者基于人类生态学研究儿童入学准备,人类生态学认为入学准备是环境和个体共同的作用,即学校与儿童的双向适应。基于此观点,美国国家教育目标委员会认为,入学准备应该包括儿童、机构、家庭与社区三个方面的准备,从认知和一般知识、学习方式、情绪与社会性、语言读写能力和身体健康等五领域模型来支持儿童发展,做好入学准备,[22] 并提出应该提供促进学龄前儿童学业成就的发展、了解儿童的特殊需要、评价儿童的教育方案、评估儿童发展过程和责任评估体系等方面的服务。

(三)幼儿教师专业化发展研究

通过提升幼儿教师的专业化水平,为发展高质量的学前教育提供有力保障。学前教育专业化发展重视职前课程建构,注重发展未来知识的整合能力;提倡反思教学实践,培养“专家型”教师;制定严格的资格审批制度,以整合教师资质认证标准为取向,幼儿教育职前教育历经了萌发、自由发展、逐步规范和制度化形成等四个时期,[23] 体现出师资队伍的高学历化;职前培养和职后培训的多样化;完善的教师参与组织体系;结合资格认证的标准化评估体系,保障师资培训质量等特点。[24] 其中影响较大的课程方案有《幼儿教师专业标准》和《幼儿普通教育项目》。全美幼教协会针对幼儿教师职前教育制定了《幼儿教师专业标准》,包括三个层次的标准由低到高分别为副学士学位标准、初级许可证标准和高级许可证标准,该认证标准30年来历经数次修订,现已较为完善,主要包含五方面的核心能力和六个方面的通识标准。[25] 由班克街教育学院设计的《幼儿普通教育项目》以注重个性化培养而著称,包括课程学习、实践教学、“综合硕士方案”三部分,课程内容强调社会取向和注重教授教学法知识,课程实施从时间和空间安排及教学范式上都体现出理论结合实践的鲜明特色。[26]美国幼儿教师专业化发展不仅包括成熟的职前培养体系,还配有完善的职后培训计划,如儿童发展助理,该项目主要由美国早期儿童专业认证委员会负责管理,是美国联邦政府为提高从事“提前开端计划”教育方案的师资教育水平而制定的培训方案。主要以全美幼教协会制定的幼儿教师三种职前标准为依据,包含六个方面的能力目标和13个具体的能力领域,培训模式主要包括中心本位模式、家庭育儿模式和家访模式。[27]此外,为进一步提高幼儿教师专业化水平,确保适龄儿童接受高质量的学前教育,全美教学专业标准委员会制定了《早期教育优秀教师专业标准》,主要包括理解儿童、公平公正与多元化、评估、促进儿童的发展与学习、有关综合性课程的知识、促进儿童有意义学习的多种教学策略、家庭和社区伙伴关系、专业合作伙伴、反思性实践等九方面。[28]地方项目以康涅狄格州的“A计划课程”为例,该课程以促使幼儿教师得到良好的发展和协助早教机构通过联邦标准的认证为宗旨,通过过程质量和结构质量两方面的保障机制,积极支持着本州儿童的发展。[29]

 

(四)儿童语言发展研究

近年来美国家庭教养与学前教育发展的研究中,主要聚焦的问题之一是家庭与社会文化因素对儿童语言发展的影响。社会文化和社会建构主义学者的思想倾向于语言学习是一个复杂、整体、多维的过程,应将语言学习置于真正的特定社会文化环境之中。他们反对保守政策的制定者不愿正视语言学习的复杂性,甚至忽视儿童语言学习的社会文化背景,批评美国联邦政府近年来的语言教育政策,仅为解决表面问题而寻找一种简单、粗暴、快速的教育方案,势必导致儿童语言学习效果不佳。[30]面对多元社会文化背景,如何既尊重多元文化,又兼顾儿童语言学习效果,对美国儿童语言教学而言是一个挑战。一种观点认为在英语课堂上教师应该正视文化多样性且必须充分重视,不能将其当作不同于主流文化的缺陷进行纠正,并提出应该重视课堂语言文化的多样性,反之则可能忽视个别学生的读写能力发展,炮制出一个课堂中的隐性课程。因此,导致儿童在课堂中不能被社会化,甚至使自己延伸出自我特别的读写课程。[31]另一种观点却认为想在当今竞争日益激烈的社会中获得成功,必要前提之一是非主流文化儿童在主流文化课堂中学习语言,倘若这些儿童不能习得主流文化语言技能,便是一种“狡诈而阴险”的歧视。[32]然而为了应对挑战,语言研究者需要积极采纳多元化的认识论和方法论,不应只顾虑研究范式,而是要时刻审视自己的学术目的和研究倾向,如研究的设计意义与价值、合理性与可行性,正视儿童语言发展差异,创设高效语言教学环境等,进而致力于促进所有儿童的语言学习。[30]

五、结论与展望

美国专注于学前教育质量研究历经近40年的发展取得了丰硕成果,通过对近十年美国学前教育质量研究文献进行定量分析,结合定性深入挖掘,总结出残疾儿童全纳教育、儿童入学准备与学业成就、幼儿教师专业化和儿童语言发展等四个方面的研究热点。研究热点呈现出各自的战略地位,以家庭为中心的儿童语言发展处于核心地位,比较成熟稳定;入学准备与学业成就和教师专业化研究仅次于核心地位,指向性和潜在空间较大,是未来研究的深入和重视的聚焦点;儿童语言发展处于边缘地位,有待进一步研究。归纳出三个方面的优势与不足:研究范围广泛,涵盖内容较多,但指向性不明确,专题研究较少;教育学科探讨深入,但尝试交叉学科的研究较少;实践中监测评估及教学研究丰富,但理论基础及其相互整合缺乏。基于上述研究结论展望美国学前教育质量研究的发展趋势,在以幼儿园为主体的内部保障结合由政府、学术组织和市场等构成的外部保障相结合的机制下,一方面不断注重产出性质量的监控,日益重视整体质量监测与认证,继续完善监控体系,如儿童发展质量、特殊儿童融合教育等;另一方面持续强化过程性质量的内涵,提升多样化质量要素的关注度,持续精细化深层次探讨,如儿童课堂教学质量、家庭教养质量、语言及文化发展等方面的深入研究。

参考文献:

[1] 陈悦, 刘则渊. 悄然兴起的科学知识图谱[J]. 科学学研究,2005,23(2):149-154.

 

[2] Donohue JC..Understanding Scientific Literatures-A Bibliometric Approach [M].Cambridge: The MIT Press, 1973: 49-50.[3] Janssens F,Leta J,Glanzel W,etal.Towards Mapping Library and Information Science[J].Information Processing & Management, 2006, 42(6): 1614-1642.

[4] 张勤, 马费成. 国外知识管理研究范式——以共词分析为方法[J]. 管理科学学报,2007(6):65-75.

[5] 冯璐, 冷伏海. 共词分析方法理论进展[J]. 中国图书馆学报,2006(2):88-92.

[6] Chao mei Chen.Towards an Explanatory and Computational Theory of Science Discovery[J].Journal of Information ,2009,(3):191-209.

[7] 联合国教科文组织. 全纳教育指导方针——确保全民接受教育( 中文版)[R]. 联合国教科文组织,2005:9-10.

[8] Frank Fitch.Inclusion, Exclusion, and Ideology: Special Education Students´ Changing Sense of Self[J].The Urban Review , 2003,35(3):233-252.[9] 佟月华. 美国全纳教育的发展、实施策略及问题[J]. 中国特殊教育,2006(8):3-8.

[10] Garrick D,Laurel M,Salend S.Parental perceptions of inclusive educational placements[J].Remedial and Special Education , 2000, 21(2): 121-128.

[11] U. S. Department of Education. 27th annual report to Congress on the implementation of the Individuals with Disabilities Education Act[R].   Washington,D.C., 2007,1:24.

[12] California Department of Education.Frequently Asked Questions: Senate Bill 48 [EB/OL][2017-01-15].http://www.cde.ca.gov/ci/cr/cf/senatebill48faq.asp.

[13] Renato Opertti,Carolina Belalcázar.Trends in Inclusive Education at Regional and Interregional Levels: Issues and Challenges[J].Quarterly Review   of Comparative Education ,2008,38(1):113-135.

[14] Gredler G R.Early childhood education-assessment and intervention:what the future holds[J]. Psychology in the Schools , 2000, 37(1): 73-79.

[15] Blank,H.,Schulman,K.,& Ewen, D.(1999).Seed of Success:State Pre- kindergarten Initiatives 1998-1999. Executive Summary of the Children   Defense Fund[EB/OL][2017-01-02].http://www. childrensdefense.org/pdf/seeds-of- success.pdf.[16] Krogh,Suzanne,Slentz,Kristine.Early Childhood Education: Yesterday, Today, and Tomorrow [M].Mahwah, N.J. Lawrence Erlbaum Associates,Inc.,   2001:75- 76.

[17] 刘焱. 入学准备在美国: 不仅仅是入学准备[J]. 比较教育研究,2006(11):28-32.

[18] U.S.Department of Education,U.S.Department of Health and Human Services.Race to the Top-Early Learning Challenge Executive Summary[EB/   OL].[2017-01-16].http://www2.ed.gov/programs/racetothetopearlylearningchallenge/resources/Executive Summary.PDF.

[19] Mitchell,A.W.(2001). Education for All Young Children:The Role of States and the Federal Government in Promoting Prekindergarten and   Kindergarten.The Foundation for Childhood Development.Working Paper Series. ERIC Document Reproduction Services No.ED455924[EB/OL].   [2017-01-05].http:// eric.ed.gov/ERICDocs/data/ericdocs2/content- storage- 01/ 0000000b/80/0d/6a/28.pdf.

[20] Gilliam W S,Zigler E F. A Critical Meta-analysis of All Evaluations of State-Funded Preschool from1977 to 1998:Implications for Policy, Service   Delivery and Program Evaluation[J]. Early Childhood Research Quarterly , 2000,15(4): 441-473.

[21] Preschool Curriculum Evaluation Research Consortium.Effects of Preschool Curriculum Programs on School Readiness (NCER 2008-2009),U.   S.Department of Education[EB/OL][2017-07-12]. http://ies.ed.gov/ncer/pubs/20082009/index.asp.[22] Hair,E.,Halle,T., Elizabeth,T. -H.,Lavelle,B.,& Calkins,J..Children’s school readiness in the ECLS-K: Predictions to academic, health, and social   outcomes in first grade.[J]. Early Childhood Research Quarterly , 2006(21): 431-454.

[23] 杨晓萍, 何孔潮. 美国幼儿教师职前培养的历史、现状与走向[J]. 比较教育研究,2013(2):9-16.

[24] 郭臻琦, 孙英, 李克军. 美国教师专业化发展的特质外国教育研究[J]. 外国教育研究,2007,34(9):77-80.

[25] NAEYC Standards for Early Childhood Professional Preparation. Initial Licensure Programs.2001[DB/OL].[2017-01-20].

http://www.naeyc.org/ faculty/pdf/2001.pdf.

[26] Bank Street Graduate School.Bank Street College Graduate School of Education Catalogue 2010-2011[EB/OL].[2017-01-03].

http://www.bankstreet.   edu/gs/academic.html.

[27] Janice J.,Beaty.Skills for Preschool Teachers[M].Upper Saddle River,N.J.Pearson/Merrill/Prentice Hall, 2008:355,2.

[28] NBPTS.Early Childhood Generalist Standards for Teachers of Students Ages 3-8(2ed Edition)[EB/OL].[2017-01-08].

2001,http//:www.nbpts.org.

[29] CCAC.CT Charts -A -Course and Accreditation Facilitation Celebrate 20 Years of Supporting Professional Development and Program Improvement   [EB/OL].[2017-01-06]. http://www.ctcharts.org/index.cfm?module=1#letter.

[30] International Reading Association.Rethinking the meaning of difference: Contemporary challenges for researchers and practitioners in literacy and   language education[J].Reading Research Quarterly,2006,41(2):278-285.

浏览次数:  更新时间:2017-11-12 09:30:24
上一篇:美国教师专业发展评估模型探析
下一篇:幼儿叙事能力发展的个案追踪研究
网友评论《美国学前教育质量发展研究的知识图谱——基于2007-2017年SSCI数据库文献的可视化分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