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造“梦想中的国土”

  • 投稿马力
  • 更新时间2015-09-11
  • 阅读量731次
  • 评分4
  • 79
  • 0

陆冲辉

(新疆生产建设兵团第二中学,830000)

前不久,看到首都师范大学陈嘉映教授撰写的《梦想中的国土》,其中这样的一段话深深打动了我:“我梦想的国土不是一条跑道,所有人都向一个目标狂奔,差别只在名次有先有后。我梦想的国土是一片原野,容得下跳的、跑的、采花的、在溪边濯足的,容得下什么都不干就躺在草地上晒太阳的。”我想,我们的课堂是不是也应该如此,容得下各种各样的求知者,容得下各种“千奇百怪”的想法,容得下学生“匪夷所思”的视角?我的思绪飘荡到了前不久的一节历史课堂上。

那是《美国联邦民主共和制的建立》一课。当我讲到“美国总统由选民间接选举产生”时,有学生好奇地问:“什么叫间接选举?美国总统大选,不是所有的选民都有投票权,最后票多的那个担任新一届的美国总统吗?”

我解释说:“美国总统大选是由人民选出总统选举团,再由选举团来选举总统的方式。全国50个州和哥伦比亚特区基本按照人口比例分配选票,谁在哪个州赢得简单多数选票就视同赢得该州全部选票。最后,获得半数选票的人就当选总统。我们把这种选举方式称为‘胜者全拿原则 ’,由于获胜的一方负责组成政府,所以总统为首的执政党会回报那些在选举中支持自己的财团、公司以及个人,这个我们称之为‘胜者打扫战场原则’。所以,在美国历史上会出现支持人多的一方没有获得总统位置的现象。”

话音刚落,就有学生在底下喊道:“哪些总统是支持人少还获得总统位置的人?”我告诉他们,2004年的小布什和克里之争,就是这样的情况。

为了加深学生对教材知识的理解,我设置了课堂检测环节——让学生根据所学知识做判断题。

第一个判断题是:“美国情报局局长可以当选为美国国会议员。”

不少学生判断为“正确”,当我告诉他们答案为“错误”时,心急的学生开始提问:“为什么?”

我说:“因为美国实施的三权分立政体,追求权力的制约和平衡,美国情报局局长属于行政体系,国会议员属于立法体系,如果情报局长成为国会议员,就会对美国国会的立法产生影响,这违背了权力的制约和平衡这一基本原则。”

第二个判断题是:“如果总统被刺之后,可以由副总统接任。”

学生纷纷给出了答案:“正确”。但是,依然有问题:“老师,那副总统接任后干多久?是再干四年总统,还是担任新总统选举出来前的临时总统?或者是完成被刺总统的剩余任期?”

“当然是完成总统的任期。” 我回答。

“那要是总统在任期结束前一天死了,那副总统不是只当了一天总统,多不过瘾。”“如果总统、副总统一起死了呢?谁来接任总统?”“要是副总统继任后,又死了,怎么办?”问题如连珠炮般接踵而至。

我微微一笑,耐下心来解释:“同学们说出了两种情况:第一种情况,总统和副总统同时死去,谁来接任总统?第二种情况,副总统就任后死去,谁来接任?我先解决第二种情况,在美国政治中,副总统的公务是兼任国会参议院议长,但这主要是礼仪性的,因为他只有在参议院表决时赞成票和反对票相等情况下才投票。副总统的日常工作通常根据总统的要求而定,一般无足轻重,如代表总统参加外国领导人的葬礼活动等。所以也有人称副总统是‘备胎’,副总统在继任总统后他就成为了正式的总统,这时他需要立即任命一位副总统作为自己的‘备胎’,如果他去世了,副总统继续接任直至任期结束为止。根据美国宪法,如果总统去世或失去工作能力,由副总统接任总统职位。先当副总统,是登上美国总统宝座的途径之一。第二次世界大战以来,有3位副总统在总统任期内接任总统职务。杜鲁门因罗斯福去世、约翰逊因肯尼迪遇剌、福特因尼克松下台而分别继任总统。此外,有几位副总统还当过总统候选人,其中包括尼克松、汉弗莱、蒙代尔和布什。”

一口气说完上面的话,我稍稍停顿了一下,然后接着说:“现在回到第一种情况,总统和副总统同时死去,谁来接任总统?根据1947年通过的《总统继任法案》,美国总统一旦离开其职务,将由副总统、参议院议长、众议院议长及内阁成员依序递补,而内阁的排名顺序基本上以内阁职务的成立时间为准。由于美国法律规定美国总统必须是由在美国自然出生的美国公民来出任,因此继任顺序成员中若有归化美籍者时,将会自动跳过顺位到下一位。第一位是副总统兼参议院议长,第二位是众议院议长,第三位是参议院临时议长,然后是国务卿、财政部长、国防部长、司法部长、内政部长、农业部长、商务部长、劳工部长、卫生与公众服务部长、住房与城市发展部长、交通部长、能源部长、教育部长、退伍军人事务部长、国土安全部长、经济金融部长等一共17位递补者。”

看了一眼欲言又止的学生,我一句话“封死”了他们疑问的空间:“这么多美国高级官员一起死亡的概率几乎为零,所以,就不要问这种零概率事件发生后的处理方案了。”

听到我如此回答,原本“蠢蠢欲动”的学生安静了下来,纷纷露出了满意的笑容。

这就是我的课堂——精心设计流程,但不制造标准化产品;注重学生参与,但不阻挠学生刨根问底;渴求纪律良好,但不扼杀求知的渴望。我希望我的课堂为学生打造一片“梦想中的国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