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克思主义中国化话语体系创新路径探究

  • 投稿离歌
  • 更新时间2017-06-10
  • 阅读量410次
  • 评分4
  • 59
  • 0
摘要:增强人民大众的马克思主义理论认同、社会主义制度认同和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认同,必须创新马克思主义中国化话语体系。创新马克思主义中国化话语体系,一要坚持马克思主义基本立场、基本理论、基本方法,二要科学解读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伟大实践、回答时代提出的重大课题,三要正确处理马克思主义与中国传统文化以及西方理论和话语的关系,四要不断改进文风,采用对话型语言增进人民认同和践行。

关键词:马克思主义;中国化;大众认同;话语;创新路径

中图分类号:A81 文献标志码:A 文章编号:1002-2589(2017)05-0035-03

坚持和发展马克思主义,推进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伟大实践,增强人民大众的理论认同、制度认同和道路认同,抵制西方话语不断侵蚀和解构,都迫切要求创新马克思主义中国化话语体系。如何用中国话语科学解读中国实践、中国道路和中国成就,打造中国特色、中国风格、中国气派的马克思主义话语体系,是目前马克思主义研究面临的新课题。

一、马克思主义中国化话语体系的内涵和结构

话语是对情感、思想、态度、行为等的表达形式,话语包括文字的、书面的话语,口头的、言词的话语以及话语因行动产生的作用。从传播学看,话语是传播者对大众传播信息的媒介。在政治学里,话语则成为社会组织确立其地位且被其他组织认识的权力表达,即话语权。应当依据话语理论,从多个视角创新马克思主义中国化话语理论。

马克思主义中国化就是将马克思主义理论不断转化为中国特色理论形态及实践探索的过程[1]。马克思主义中国化有两层含义,一个是用马克思主义指导中国实践探索道路的历史过程,另一个是实践的理论成果即中国化马克思主义毛泽东思想和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

因此,马克思主义中国化话语,首先指用中国语言文字表达的指导中国实践、探索中国道路的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话语体系和体现中国智慧、诠释中国道路、彰显中国特色的中国化的马克思主义话语体系。前者强调与中国实际的结合,重在理论的翻译和创新,后者重视在实践中的理论概括,构造中国特色思想。

其次,马克思主义中国化话语体系还体现在理论的大众化、时代性和国际性。以人为本、与时俱进是马克思主义的基本特征。以人为本的理念就要求马克思主义中国化话语要与人民大众结合,体现人民大众的根本利益,一切要从人民大众出发,人民大众满不满意成为工作的重要标准。以人为本还要求话语创新和传播要通俗化、生活化,要让人民大众理解、接受和认同,能够身体力行。大众化还要求尊重人民的创造,及时将人民的鲜活经验概括反映到马克思主义话语中来。与时俱进要求马克思主义随着实践的发展而发展,随着社会的变迁而改变,马克思主义中国化话语不能停滞不前,不能凝固僵化,要反映时代的最强音,要回答时代的新课题,不断推进马克思主义话语创新。全球化是当今世界的基本特征,互联网一体化使世界成为“地球村”,关起门来发展自己已不可能,唯有积极应对,主动参与,才能赢得未来。马克思主义中国化话语必须要有全球意识,用国际化话语与不同国家、不同民族、不同文明对话,吸收有益成分,丰富自己,传播中国理念,分享中国经验,发出中国声音,捍卫中国权益,贡献中国智慧,争夺国际话语权。

再次,马克思主义中国化话语体系还可分为政治话语、学术话语和大众话语。政治话语即“占统治地位阶级的思想”,反映整个社会的基本价值追求、社会理想,决定并引导各种社会观念,也引导知识精英的学术话语和普通群众的大众话语。政治话语的中国化马克思主义是政治精英中国共产党领袖们掌握意识形态主导权、话语权的马克思主义,通过广泛认同维护马克思主义的主导地位。学术话语是知识精英首先是马克思主义学者研究所用话语,还包括哲学社会科学工作者研究使用的话语,前者话语有引导后者的功能,后者话语有丰富、验证前者的作用。大众话语就是人民大众所理解所认同的马克思主义,对群众有直接的影响。政治话语要引领学术话语,学术话语要维护、丰富、发展政治话语,而政治话语和学术话语都要引导且要主动转化为大众话语,大众话语切忌直接搬用政治话语和学术话语,要做到通俗易懂,百姓喜闻乐见。

最后,马克思主义中国化话语体系还包括理论话语和实践话语。话语有显性话语和隐性话语。显性话语就是用明确的文字和语言表达的话语,隐性话语则不着文字,也不用语言,而传播者和接受者都能“意识到”的话语,它通常通过行为等传达某种含义。理论话语属于显性话语,实践话语属于隐性话语。重视隐性话语,可以更好地传情达意,实现显性话语的作用。理论话语就是运用概念等逻辑工具构造的观念体系,用文字和语言表达的马克思主义。实践话语包括制度话语和政策话语。实践话语就是在马克思主义中国化和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指导下构建的社会制度、运作机制、解决具体问题的大政方针及其效用。这种无声的话语实实在在影响着人们对马克思主义的认同和实践。

二、创新马克思主义中国化话语体系的重要意义

首先,创新马克思主义中国化话语体系,有利于坚持和发展马克思主义。马克思主义中国化话语特别是学术话语创新和马克思主义的发展相辅相成,内在一致。发展马克思主义是马克思主义理论的内在要求,社会的变迁,实践的推进,都要求理论创新,做到理论与时俱进。马克思主义中国化学术话语创新,要求回应时代提出的问题,回答实践碰到的新课题,科学解读全球化和互联网发展带来的机遇和风险,为下一步实践提供理论指导、价值导向和解决思路。

其次,创新马克思主义中国化话语体系,有利于维护马克思主义的主导性,巩固共产党执政地位。中国共产党是马克思主义理论武装的政治组织,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领导者、组织者和执行者。维护马克思主义理论的指导地位,巩固中国共产党在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建设中的执政地位,是马克思主义理论创新的必然要求。当前,社会利益分化,不同观念的涌现,以及社会发展出现的种种问题,再加上全球化的发展,互联网的出现,西方各种观念的冲击和影响,都给马克思主义的指导地位提出挑战,也不利于巩固中国共产党的执政地位。只有不断创新马克思主义中国化话语体系,科学回答实践提出的问题,稳妥推动特色社会主义事业,真正实现以人为本,正确应对各种挑战,方能未雨绸缪,化危为机,立于不败之地。

再次,创新马克思主义中国化话语体系,有利于增强人民大众的认同。马克思主义的事业,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事业,前途在人民大众的认同。马克思主义从来都不是小众玩物,而始终是和人民大众联系在一起的。实现全人类的解放,让每个人自由全面的发展,是马克思主义的终极理想。马克思主义中国化话语创新既要凸显以人为本的坚定立场,也要说人民的话,说百姓听得懂、愿意听的话。没有人民大众的认同,再正确的理论,只能是孤芳自赏,路越走越窄,直到无路可走。

最后,创新马克思主义中国化话语体系,有利于与西方对话,争夺话语权。创新马克思主义中国化话语体系的基础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中国是大国,中国的事就是世界的事,诚然,中国话语不等于世界话语,但中国的成就使得中国道路、中国模式对相似国情的发展中国家发展有极强的借鉴意义,基于中国道路、中国模式打造的马克思主义中国化话语,就有了与西方发展模式相联系的西方话语平等对话的资格。创新马克思主义中国化话语体系,既要回答中国的发展,也要回应全球治理,做出中国对人类的贡献,展示中国的智慧,积极彰显中国话语的力量。

三、创新马克思主义中国化话语体系的路径

第一,在坚持马克思主义基本立场、基本理论、基本方法的基础上,创新马克思主义中国化话语体系。马克思主义理论是关于无产阶级根据自然社会规律推动社会进步解放自身和人类的学说,它虽然诞生在一百多年前,它仍然有着强烈的时代适应性,当2008 年世界爆发次贷危机和债务危机的时候,人们还从马克思的经典著作《资本论》中寻找应对危机的方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实践的巨大成功也印证了马克思主义理论的无比正确和强大生命力。但是,今天的世界不同于19 世纪的欧洲,中国也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发展马克思主义时不我待,而且,马克思主义理论本身也有变革的内在要求,不能简单拿马克思主义理论的观点和结论解读当今世界,更不能直接指导中国的社会主义实践,必须看到有些个别结论脱离当今的实际,或者被实践证明是错的。创新马克思主义话语,否定什么,肯定什么,发展什么,坚持什么,关系到如何科学对待马克思主义,如何发展马克思主义的大问题。

创新马克思主义话语,必须坚持马克思主义的基本立场、基本观点和基本方法等,要始终坚持马克思主义的人民群众立场,将每个人的自由而全面发展作为终极实现目标,把以人为本作为评判一切工作和理论的根本标准;要始终坚持马克思主义的科学世界观和方法论,坚持辩证唯物主义和历史唯物主义,做到实事求是,按照自然和社会发展规律推动社会进步;要始终坚持逻辑和历史统一、具体和抽象统一的方法,坚持科学的思维方法。创新离不开继承,发展离不开坚持,没有坚持和继承,那是离经叛道,是另起炉灶。如果没有基本的坚持,语言不管怎样的华丽,内容不管如何的新奇,都不是真正的创新,而只能是对马克思主义的歪曲、背离或别有用心的肢解,和打着创新旗号的悄然解构、颠覆。

第二,在科学解读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伟大实践、回答时代提出的重大课题基础上,创新马克思主义中国化话语体系。实践是理论创新的基础,实践推动理论的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伟大实践是马克思主义中国化话语创新的基础、来源和动力[2]。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是马克思主义理论与中国具体国情相结合的产物,代表了中国人民的利益,体现了中国人民的社会理想,对中国实践取得巨大成就进行总结,做出科学概括,回答中国实践中出现的新问题,对新时期改革开放比如政府简政放权、国有企业改革、司法改革、金融开放与监管等的探索和求解,都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话语创新的基本内容,唯有紧扣中国实践、中国模式、中国成就、中国问题,才能丰富和发展马克思主义,才能用中国智慧、中国话语指导中国实践,解决中国问题。

创新中国话语,要有开放的心态,要学习和借鉴别国的经验,吸取别人的教训。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实践,要走得稳,走得快,少走弯路,不仅要从其他国家学经验,如人民币国际化要学习英镑、美元的国际化经验,思想教育也可学习美国重视隐性教育做法等等,而且,要努力避免再犯别人发展过程中犯过的错误,如巴西、墨西哥、印度等城市化过程中出现的贫民窟现象。向别人学习,可以丰富中国话语,提升中国智慧。

当今世界是全球化和互联网时代,中国已是世界的一部分,参与全球事务,不仅是大国的责任,也事关自身的权益。随着中国全面开放,开放力度加大,中国商品、中国资本、中国公民、中国人民币乃至中国文化都走向世界,中国已经深度参与全球化。中国话语必须回应全球问题,如气候问题、反恐问题、国际权力重组等,这些事关人类和中国的未来,中国绝不能置身事外,而应当积极参与,贡献中国智慧,提出中国方案。

第三,在正确处理马克思主义与中国传统文化以及西方理论和话语关系的基础上,创新马克思主义中国化话语体系。马克思主义中国化和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是我国建设的指导思想,这是基本认识,是不容怀疑的。创新马克思主义中国化话语体系,要处理好马克思主义和中国传统文化以及西方理论的关系。

中国传统文化是中国人的精神之源、情感之根、智慧之所。随着中国的崛起,文化的自信,中国人开始为自己的文化自豪,这有合理之处,改造、继承、恢复某些文化,如服饰、建筑等文化,可以满足人们的情感、审美等需要,发掘传统巡视制度,已成为当今反腐的重要制度安排等等,但要注意到,今天的生产生活条件、社会制度、人们的价值观,与以往有天地之别,绝不可能简单恢复传统观念,如何处理马克思主义与中国传统文化的关系,学者们提出四条思路,启蒙- 解释模式;比较学模式;意识形态模式;民族-本土模式[3],既然承认马克思主义是指导思想,传统文化就是被改造的对象,所谓去其糟粕,取其精华,只是糟粕多少,精华多少的问题。但这种逻辑过于简单,没有考虑马克思主义某些结论会过时,还有与中国文化适应的问题。因此,把马克思主义和传统文化关系定义为改造、融合的关系,可能是一条科学思路。

到目前为止,西方发展积累的许多经验是成功的,先发优势使后来者纷纷效仿,建立在西方先发经验优势的西方话语,遂成为席卷全球、具有极大号召力的世界话语,西方化就是现代化,西方价值就成为“普世价值”,一时成为世界主流话语。虽然中国发展取得很大成功,但国内不少人还是奉西方话语为圭臬,裁剪中国经验,解构马克思主义和中国话语。西方话语固然有一些合理内容,但迷信西方话语绝非明智之举。西方话语还是西方的意识形态,包含太多西方价值的私货。亨廷顿的《文明的冲突》为美国霸权背书,福山的《历史的终结》为资本主义唱赞歌,却无视资本主义固有的矛盾。对西方话语还是要采取批判借鉴吸收的态度,一定要看清它的意识形态性,看清它非科学的一面,不能身在中国头在西方,不能穿西方鞋走中国路。要研究西方经验和教训,用中国视角审视,用马克思主义话语总结,以子之矛攻子之盾。增强马克思主义理论自觉和自信,正确对待西方话语,加大中国话语的世界影响力。

第四,在不断改进文风,采用对话型语言增进人民认同和践行基础上,创新马克思主义中国化话语体系。创新马克思主义中国化话语体系,必须考虑话语传播效果,必须考虑人民大众的接受和认同。话语传播创新需要不断改进文风,牢记群众观点,坚持群众路线,树立对话意识,甘为人民大众做学生,讲群众听得懂、喜欢听的话,要将理论、路线、方针和政策说到百姓的心里去。

文风反映党风,党风决定文风。改进文风关键是牢固树立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宗旨,坚持从群众中来、到群众中去的思想路线,实事求是,调查为本,积极学习,多读书,坚决反对形式主义,反对大而空,要做实事,做真人,说实话。话语传播要摆正自己的身份,要有正确心态,要平视传播对象,要尊重和真心关心对方,要多照顾对方立场、思维和情感,不能居高临下,切忌以教育者自居。要将政治话语和学术话语转化为百姓听得明白的大众话语,要说群众的语言。

要重视说话的艺术,把马克思主义中国化话语的政治性、学理性与艺术性有机统一起来。会说话、说正确的话和艺术的说话应成为党的干部、理论工作者和宣传工作者的基本技能。毛泽东在谈唯物史观的一切从实际出发的观点时说,“到什么山上唱什么歌”“看菜吃饭,量体裁衣”,把抽象的理论转为群众熟悉的话语。习近平在谈到中国道路时说,“鞋子合不合脚,自己穿着才知道”,既说明中国选择的道路是符合中国国情和发展实际的,又批评了一些人把自己的发展模式强加于人的错误,富有哲理,展现了很高的语言技巧。要提升说话艺术,要多读书,要不断涵养自己的艺术修养,还得深入生活,跟百姓打成一片,百姓富有说话天分,很多人都是段子手,百姓才是说话艺术的源头活水。代写论文Dylw. net

参考文献

[1]赖大仁.马克思主义中国化:从观念到理论形态[J].江汉论坛,2008(7):39-42.

[2]郭建宁.打造与中国道路相适应的话语体系[J].学术前沿,2012(9 下):7-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