浅析中国原创音乐剧《蝶》的艺术特征

  • 投稿
  • 更新时间2018-05-21
  • 阅读量6次
  • 评分0
  • 0
  • 0

  摘要:本文以中国原创音乐剧《蝶》进行初探,主要从剧情简介、故事分析、整部音乐剧的音乐特点还有最后的结语进行浅显的分析。


  关键词:梁山伯与祝英台;世界尽头;蝶人


  一、故事剧情及创新


  《蝶》这部音乐剧根据我国古代民间爱情故事《梁祝》改编而成。历年来有不少人将这个爱情故事改编成电视剧或戏曲形式,其中影响力最大的是1959年5月27日陈刚和何占豪两位作曲家借以小提琴协奏曲《梁祝》的形式演绎梁祝故事。[1]而这个故事首次以音乐剧的形式展现在全国观众的眼前还是2010年在北京展览馆。此音乐剧是三宝作曲,关山编剧,更聘请了《巴黎圣母院》的导演让·德拉努瓦参与创作。


  《蝶》是一部关于住在“世界尽头”“蝶人”们的故事,在这里的“蝶人”充满着自卑与对生活和现状的不满,他们为了完成自己变成人类的夙愿,将“蝶人”中最漂亮的一位“蝶人”——祝英台嫁给人类,但在大婚前一晚这计划却被一位叫梁山伯的流浪诗人所打破。而此时正在为结婚闷闷不乐的祝英台恰巧遇到与众不同的梁山伯,也正是因为这一面,两人一见钟情。然而这里的“蝶人”以及“蝶人”的统领老爹,想要将打破婚礼的梁山伯处死,但前几次在“老醉鬼”和“蝶人”浪花还有祝英台的帮助下并未成功将其处死,直到最后将梁山伯用火烧死。因为祝英台非常爱梁山伯,于是祝英台扑向火场,二人便化作一对蝴蝶双双飞走。


  二、本剧故事情节跌宕起伏,深情感人,人物特征形象生动


  (1)本剧遵循传统音乐剧的安排:分为两幕。第一幕讲述的是梁山伯与祝英台相遇相爱,然后遭遇各种挫折的故事。第二幕则主要讲述梁祝二人为爱情与黑暗势力作斗争,反映了二人爱情的纯洁与伟大,也突出了“蝶人”人性的黑暗丑陋与自私。


  在剧中除了梁祝为爱化蝶这条主线之外还加入了两条附线——①统领为将“蝶人”变成人类便将“蝶人”中最漂亮的祝英台嫁给人类做牺牲品。②“老醉鬼”的身世及其遭遇。本剧将主线与附线交织在一起:将“老醉鬼”对女儿的爱和反对这场不公平的婚礼做出了很好的说明;又将统领老爹为了自己过上更好的生活和满足自己心目中的欲望而不惜一切代价的自私完美的展现了出来,同时也将“梁祝”二人坚决与强大的黑暗势力作斗争显现了出来,更烘托了“梁祝”的伟大爱情。


  在这部音乐剧中,合唱,独唱与重唱还有舞蹈安排的都恰到好处。梁祝、“老醉鬼”、统领老爹、浪花、以及“蝶人”们都以歌唱的方式将每个人物的心理活动剖析得淋漓尽致,就像话剧一般将每个人物的心理活动都清晰的展现在观众的眼前。


  (2)本剧中各个人物特征鲜明:全剧基本由三种性格组成。①充满自卑与自私的“蝶人”们。②敢于抵抗黑暗势力并且为了爱情不顾一切的“梁祝”二人。③为了自己的女儿而反对这场婚礼的“老醉鬼”。本剧在服装、灯光、面部妆容以及背景音乐和唱段等各个方面也都将每种性格展现到了极致:如一开始的“蝶人”听到梁山伯的脚步时,为了突出“蝶人”的敏感和自卑(害怕有人发现“世界尽头”),配合节奏急促的背景音乐、暗淡的舞台灯光效果、表演者恐慌的眼神。而当“梁祝”二人擦出爱情的火花时,便从舒缓的音乐与素雅的服装将二人的性格特点表现到极致。但當“老爹”出现时,以其浓厚的嗓音条件,庞大的身躯和黑色的服装将其黑暗的性格特征展现了出来,还有“老醉鬼”的出现,其服装破破烂烂,也很形象的表现出她被伤透心而自暴自弃的绝望。在声音的音色及唱法方面:将美声与通俗结合,老爹与“老醉鬼”使用美声唱法也显现出了二人的年龄有些年长,更突出了老爹的“老狐狸”的性格特点。但“梁祝”和浪花便用通俗唱法也凸显了三人的年轻与单纯。


  三、音乐创作具有浓厚的现代气息


  (1)本剧遵循传统的歌剧的安排,但又与歌剧大不相同。歌剧中的唱段带有华丽的高技巧色彩、较为高雅,而本剧旋律优美,歌词通俗易懂、易于常人接受。如本剧中的梁山伯出场的唱段《诗人的旅途》,旋律优美、朗朗上口,本剧既将梁山伯放荡不羁的性格通过旋律展现了出来,同时演员也用自己的演技完美的诠释了梁山伯热爱自由之外的知书达理和细腻的性格特点。总之,整曲的声乐演唱十分丰富,大部分人采用通俗唱法,老醉鬼和统领老爹采用的美声唱法,这样的安排不仅使演员的声音十分的融合,更能突出人物特点。说白是由宣叙调所代替,旋律感较强,但是,个人认为该剧中宣叙调过于繁琐,反而显得表演有些苍白。


  (2)本剧采用的是交响乐队现场伴奏形式,具有更好的表现效果。如在剧中刚出场的合唱,节奏急促而鲜明,表现出了“蝶人”们的焦虑与恐慌,并且也为梁山伯的出场奠定了基础。当祝英台出现时无论从服装、音乐还是表演都将祝英台的性格表现的淋漓尽致。交响乐队的伴奏可以更好地赋予演员的情感,现场效果更佳。并且本剧的节奏鲜明,节奏能将其情绪表达的更好。


  (3)本人认为本剧唯一的不足之处是“蝶人”们在祝英台大婚前一晚的舞蹈庆祝。我认为每一位庆祝的“蝶人”都是有生命且有角色的都应赋予很好的舞台安排,而在本剧中我看到“蝶人”的舞蹈安排,并不是每个“蝶人”都有角色的,而只是看到了大家在庆祝,但从其表演与安排来看并不知道他们庆祝的意义何在,显得有些唐突,只将“蝶人”浪花展示了出来。但是总体的舞蹈安排也还是非常棒的,尤其一出场使人眼前一亮,直奔主题。


  四、结语


  此剧很好的将民间爱情故事与现代音乐元素相结合,同时又融入了不少编剧与导演的个人情感,讽刺了现代人的自私与贪欲。将梁祝的纯洁爱情和二人为对抗黑暗势力的决心表现的淋漓尽致,整部音乐剧题材新颖而又吸引观众,剧情耐人寻味。


  虽然剧中还有部分不足之处,但是作为我国原创的一部音乐剧,不仅吸收了外来的音乐文化更融入了本民族文化。且曾在世界各地进行演出众多次,备受好评,并屡次获奖,这为我国的音乐事业做出了重大贡献,也为后面的音乐剧事业做出很好的榜样,使我国的音乐在世界上更进一步。


  参考文献: 

  [1]田嘉辉.“蝶魂”——以中国原创音乐剧《蝶》和《中国蝴蝶》导演艺术比较分析为例[J].戏剧之家,2016(19):29-30. 

  [2]廖向红.音乐剧《悲惨世界》创作艺术特征分析[J].戏剧.2001(03). 

  [3]廖向红.音乐剧《美女与野兽》创作艺术特征分析——音乐剧个案分析之一[J].戏剧,2000(03):101-117. 

  [4]耿林.音乐剧《钢的琴》音乐与表演创作研究[D].河北大学,2017. 

  作者简介:张利园(1997—),女,河北新乐人,本科在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