统分结合全媒体联动——衢州市广电传媒集团媒体融合实践分析

新世纪以来,以互联网为代表的新媒体迅速崛起。从2 0 1 0 年开始,众多城市广电媒体就逐渐感受到了新媒体带来的冲击。原有的优质受众群体逐渐远离了电视,而伴随着互联网成长起来的“ 9 0 后”新生代从一开始就更适应这一新的信息传播平台。这造成了电视节目收视率逐年下降,导致电视媒体的广告投放量日益萎缩,城市电视台的主要收入来源减少,员工收入降低,优秀人才转而投向新媒体,专业人才日益流失。面对这种困境,2015年年底,衢州市广电传媒集团组建新媒体中心,并在集团层面对采编播体系实行媒体融合改造,取得了一定的成效。

“逼上梁山”的媒体融合

当前,与新媒体融合发展,已经成为城市广电媒体的必然选择。但是,本世纪初,城市电视台形成的以频道为主体的采编播流程成为制约媒体融合的最大障碍。在发展的初期,广播电视各个频道、频率各自为战、自成一体,每个频道都有自己完整的制播架构,实现了采编播独立,这有利于节目内容生产的专业化和细分市场,快速占领市场份额。但是,这种格局也造成了媒体集团内部诸侯割据的现象。当媒体融合发展需要在集团层面进行资源整合时,就会出现环节多、反应慢、效率低的情况。

因此,城市广电媒体要从传统媒体向新媒体转变,实现融合发展,就要在保证原有频道、频率、报纸不丢的前提下,以有限的人力、物力和财力,做好新媒体业务的加法,这对管理者的统筹和创新能力是一个考验。

2015年年底,笔者受任组建衢州市广电传媒集团新媒体中心,并在集团层面对采编播体系实行媒体融合改造。目前,传媒集团所属各单位已有3个电视频道、2个广播频率、一家广播电视报,以及新闻门户网站。在此基础上,还要新增官方微博、微信、客户端等新媒体, 形成广播、电视、报纸、新闻门户网站、移动多媒体、官方微博、微信和客户端等形态丰富的“党字号”全媒体布局。

组织架构“虚拟整合、有统有分”

在媒体融合之前,城市广电集团原有的格局一般是:电视、广播、报纸记者各自为战,收到采访信息后,各自派出记者各自写稿,然后根据栏目时段各自发稿。

2 0 1 5 年年底, 全媒体中心成立以后,笔者开始思考,传统媒体与新媒体要真正做到“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融合发展,构建适应融媒体生产的采编发网络和流程,就要正确处理“统”与“分”的关系,精心设置组织架构,形成“一次采集、多种产品、多媒体传播”的工作格局。

集团目前已经有三个电视频道、两个广播频率和一张报纸,不可能再招兵买马为全媒体中心配齐全套采编播人员。只有整合集团现有的采编播力量,实行统一采制、分级播出,实现集团采编播人员一张网,才是可行的融合途径。经过多次调研和协调,集团最终在保留原有广播、电视、报纸的组织架构下,成立了三个层级的采编新流程。

首先,在集团内部招募了一批素质强、业务好、肯吃苦的年轻记者成为全媒体特约记者,在移动端建立特约记者群。特约记者每天在群里上报采访选题,供集团各个媒体平台编辑部选用。

其次,在集团下属各媒体选调多名具有全媒体意识的责任编辑,兼任全媒体中心责任编辑,成立虚拟编辑部。全媒体编辑每周轮流到全媒体中心值班。责任编辑主要负责新媒体采编的指挥调度和选题策划,收集每天的选题并派发新媒体采编任务。同时,如果遇到重大选题,责任编辑可以适时启动全媒体联动机制,调动集团所有力量进行全媒体报道。

最后,全媒体中心成立了一个客户端审稿群,集团领导在这个群里负责内容终审。这就基本实现了一次采集、多部门播出,先端后网,再广播、电视的滚动播出。

改造后的采编流程合理地解决了“ 统” 与“ 分” 的关系。一方面,传统媒体和新媒体在采编指挥调度、重大选题策划,采访力量、稿件资源方面得到了统一整合,在全媒体编辑部值班的责任编辑,可以统筹调度由各部门组成的全媒体记者,这增强了调度指挥能力、一线采写能力和新闻原创能力。另一方面,按媒体形态仍然保留了台、报、网、微、端负责内容总成的总编辑室,从而使不同终端能够按照自身的媒介特点实现内容传播。这一工作流程在保持原有频道、频率正常播出的前提下,打破了集团内部原先各自为战的格局,经过采编发流程的改造,各部门以全媒体为中心,实现了采编融合。

内容生产“统一指挥、全媒体联动”

传统组织架构下的传媒集团采编部门之间相互分割、自成一体。要破除传统媒体与新媒体采编发环节的壁垒,就要建立采编分离、全媒体生产的运行机制。

改造后的全媒体中心事实上是一个“中央厨房”,它集统一指挥、采编调度和信息沟通于一体。在这个中心,编辑可以收到集团所属各部门掌握的新闻线索,调用各部门的信息资料库,可以指挥所有的一线记者,也可以统一协调各部门对重大内容进行联动报道。

2015年12月2日,电视频道向全媒体新闻中心提供了一篇题为《630辆车子在上下班高峰期被抓拍》的稿件,报道了城市新启用的一条公交专用道,两天竟抓拍了600多辆私家车的违法行为,这个数据有些“惊人”。中心立即安排编辑对接,于当天下午推出了一则题为《2天时间,这个路段600多辆车被抓拍,竟然都是同一个原因》的稿件。由于稿件报道的内容关乎衢州本地市民的出行,发布后迅速刷爆朋友圈,第二天阅读量突破了10万+。事件还在持续发酵,全媒体新闻中心统一指挥、积极统筹,协调电视频道进行追踪报道;广播节目《小路说交通》则邀请公交、交警、治堵办等多个部门做客直播间,进行观点PK;广电报也开展了记者调查,实现了全媒体联动报道。

2 0 1 7 年6 月,衢州遭遇特大洪水。为了及时报道灾情,传播一线救援人员的救灾情况,全媒体新闻中心对集团所有报道资源进行了统筹调度。在得知6月25日下午洪峰会再次过境后,中心决定进行网络直播。为此,全媒体编辑部联系调动了所有正在一线采访的电视、广播、新媒体记者, 提供视频、图片、文字,并安排技术、摄像人员赶赴现场进行配合。当天下午1点,《直击衢江洪峰再次过境》直播在无线衢州APP直播平台正式启动。同时,衢州广播交通音乐频率和电视一频道也进行了同步直播。这是一次媒体融合在直播中的尝试,电视、广播、新媒体在各自平台上按照各自的传播特点进行了同步直播,直播点也是由三个部门通力合作,多点分工完成。在APP平台上,中心还策划了24小时不间断滚动直播,其中,视频直播累计点击量突破了4万人次。如果没有一个强有力的组织指挥体系做支撑,这样的全媒体联动直播报道是不可能实现有效协同的。

内容要“走心”,形式要“吸睛”

在新媒体时代,主流媒体只有加强谋划,在题材选择、呈现方式、语言风格等方面符合新媒体的特点和用户需求,打造适合新媒体传播的产品,才能吸引网民关注、提升媒体影响力。对此,全媒体新闻中心可以从以下三个方面入手。

精选内容。重大事件、突发新闻是点击量的保证,而内容“走心”的题材同样能打动人心。2017年6月11日晚8点,“无线衢州”APP首发的新闻《他用手拨开了玻璃,营救幼小的生命》讲述的是一则交警救助被困儿童的“走心”故事,经本地网友在新浪微博转发后,随即被《人民日报》《中国日报》《新京报》《北京晚报》、中国新闻网、光明网、央视新闻、共青团中央等各大媒体微博相继转发。该新闻也由此登上“微博热搜榜”,排在第四位。约16小时后,仅在新浪微博的浏览量就已突破了3000万、点赞数突破了8万。此外,《重磅!这704个村不能再建房》因为关注民生问题,其阅读量突破了10万+;《明天晚上,我们想要约你,可以吗? 》推送的水亭门高空全景,因其内容视角新奇,阅读量突破30万+。

精彩表达。在读图时代,新媒体产品的呈现方式尤其重要。图片质量的好坏直接关系着受众的阅读兴趣。衢州广电传媒微信公众号发布过一则题为《衢州向全球发出邀请函,59天免费游衢州,还不快来》的微信。在第一稿完成时,签发人发现图片不尽如人意,无法激起游客来衢州游玩的兴趣,要求编辑重新更换图片。修改后,该篇稿件在开篇接连推送了4幅衢州美景,令人眼前一亮,紧接着,又独家发布了一批衢州各地的美景图。新闻发布后,阅读达到8万多,比同一时段推送的本地另一官媒(粉丝数为衢州广电传媒微信公众号3倍的平台)阅读量多了4倍。而衢州广电传媒发布的另一则消息:《衢州:对不起,从今天起请叫我“三线城市”!!!》也同样以近百张精美图片的精心编排、组织获得了粉丝的青睐,该新闻阅读量超12万人次。

精准创新。新媒体、新技术,每一项新技术的创意呈现,总能让人眼前一亮,甚至开启当地一个新媒体时代。今年2月11日,全媒体新闻中心抓住元宵节这一特定时机,精心制作了水亭门元宵灯会高空全景VR,一时间,这张高空VR全景美图刷爆了微信朋友圈,阅读量突破30万人次,点赞量突破1万人,留言突破8000人次。高空全景是创新形式的新媒体产品,也引领了高空全景的“潮流”,衢州各媒体、摄影家协会均推出了某某地高空全景的照片。这则新媒体产品也是全媒体新闻中心成立以来,市民参与度最高、阅读量最高的作品。这一次创新尝试,不仅收获了美誉度,也为宣传最美衢州作出了贡献。

媒体融合实践中的思考

人才是媒体融合发展的基础。全媒体中心是集团整个采编发网络的核心层,负责全集团各类媒体报道任务的统筹、重大选题的策划和采编力量的指挥。作为报道体系的大脑中枢,其能力和水平直接决定着集团整体的报道高度。要通过培训、演练、研讨、交流等各种方式,引导现有采编人员向全媒记者、全媒编辑、全媒管理人才转型,在全媒体报道观念和技能方面得到提升。要推动知名记者、主持人到新媒体平台开办栏目,成为“网红”。

技术是媒体融合发展的重要推动力。要充分运用数据抓取、云计算、数据库、大数据分析等技术,整合内容资源,提升数据利用能力;充分运用4G传输、流媒体传输、移动直播、无人机采集、全景拍摄等技术,获取多维度信息;充分运用虚拟现实、3D、H5等技术,增强内容呈现的表现力和冲击力。

移动传播是媒体融合发展的方向。要将移动客户端的打造和发展置于媒体融合发展的核心地位。当用户完成了移动化迁徙后,媒体内容生产者就需要优先考虑移动端的内容生产,快速融入移动传播,是传统媒体在新传播环境下站稳脚跟、跟上潮流的唯一选择。

浏览次数:  更新时间:2017-11-13 15:39:32
上一篇:从传播仪式观看网络广播的场景营造策略
下一篇:媒介体育中的文化内涵——评《体育、文化与媒介:不羁的三位一体》
网友评论《统分结合全媒体联动——衢州市广电传媒集团媒体融合实践分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