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职新闻采编与制作专业毕业设计改革探讨

  • 投稿
  • 更新时间2021-04-14
  • 阅读量18次
  • 评分0
  • 0
  • 0

  【摘要】本文以微纪录片的拍摄为例,论述广西职业技术学院新闻采编与制作专业毕业设计实践,提出具体的实施措施:分解工作流程,重新设计课程内容;以学生为主体,实行小组长负责制;因材施教,大小课双轨辅导;设置环节节点,监控项目进程;完善与补充,提升作品的表现力。


  【关键词】高职新闻采编与制作专业毕业设计微纪录片


  【中图分类号】G【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0450-9889(2020)35-0145-03


  高职教育以培养适应第一线需要的高素质技术应用型人才为目标,因而学生的毕业设计要突出和强调综合实践能力的提升。毕业设计是广西职业技术学院新闻采编与制作专业的一门专业学习领域必修课,共120个课时,6个学分。2015年以来,广西职业技术学院新闻采编与制作专业教学团队在进行毕业设计改革时,充分考虑了高职的教育教学特点,以实训为主,重在提升学生的综合实践能力。本文以微纪录片的拍摄为例,探讨高职新闻采编与制作专业毕业设计改革。


  一、高职新闻采编与制作专业毕业设计改革措施


  (一)分解工作流程,重新设计课程内容


  微纪录片的拍摄和纪录长片的拍摄流程完全不一样。传统纪录长片的拍摄往往要跟住采访对象相当长一段时间,等素材累积到一定程度后,再从中选取素材剪成一个成型的故事。但微纪录片的周期就要相对短得多。在短时限下,微纪录片的拍摄需要有一套高效的流程。如“二更”系列短视频的团队,每个项目的摄制周期只有一周左右,流程如下:第一次采访,编导采访,摄影师踩点,第一次采访结束后,编导撰写文案,和摄影师沟通,制定拍摄方案;第二次采访,团队依照文案直接拍摄,包括拍摄对象的访谈(拍摄对象的访谈以编导撰写的文案为准,内容还是拍摄对象说过的,但已经被编导提炼过,突出了亮点)。而广西职业技术学院新闻采编与制作专业毕业设计要求学生拍摄10分钟左右的微纪录片,“二更”系列短视频的工作流程是较好的参照模式。不过与行业中的成熟团队相比,学生团队的执行能力较弱。因此,在按项目操作流程设计课程内容模块时,环节制定要比较具体,如文案、外拍、初稿、终稿。其中,文案阶段又包括提案、解说词、拍摄方案。


  (二)以学生为主体,实行小组长负责制


  在项目的推进过程中,以学生为主体,以小组长为核心。除了大课和分组辅导外,指导教师建立小组长群,在各环节直接对接小组长。各小组的子项目任务由小组长发布、组织、推进。


  为了提高小组长的组织管理效率,指导教师将小组成员平时表现的考核权限下放至小组长。在以往的考核中,平时分、期末分、总评分均由指导老师给出,这么做的弊端在于,由于小组长对组员没有奖惩权限,组员的表现大都靠个人自觉,不利于组织管理,而对于组员的平时表现,小组长比指导教师更有发言权。小组长掌握组员平时表现的考核权后,可根据组员的工作能力、工作态度给出相应的评价,作为指导老师打总评分的重要参考。组员平时考核权限下放至小组长后,可以最大限度地杜绝组员偷懒现象的发生,也可以在一定程度上提高小组长管理的积极性,对个别自律性较差的学生起到一定的督促作用,提高小组的工作效率。


  (三)因材施教,大小课双轨辅导


  课程既有分环节指导,又有分项指导。分环节指导,即4位老师根据摄制分环节上拉片课,如策划、解说词、拍摄、剪辑。分项指导,即每个老师分小组整体指导,指导所负责小组的项目整体推进。此外,按课程教学计划,学生毕业设计外出拍摄时间为一周,在这个时段里,4位指导老师会分小组开展现场指导。其中,指导教师跟组外拍指导这项举措,是广西职业技术学院新闻采编与制作专业毕业设计教学团队的新尝试。学生外拍时间安排为一周,外拍指导一般排在中期。一般说来,纪录片的拍摄,编导和摄影师应事先找到拍摄对象采访、踩点,形成策划案、解说词、拍摄方案等文案后,再进行拍摄。但绝大部分学生的拍摄地点都在外地,且经费有限,踩点和实拍一般都在外出的一周内合二为一。这无疑增加了文案和拍摄的难度。中期恰好介于学生采访结束、形成文案和开拍之前。指导老师选择拍摄周的中期介入,既可以检查学生解说词、拍摄方案等文案存在的问题,又可以发现学生在拍摄初期中存在的问题,并针对问题提出具有建设性的指导意见。如获2016级优秀毕业设计的《寻味大安》团队,指导老师到达贵港市平南县大安镇时,团队正在一家甜品老店进行拍摄。指导老师发现团队不但在文案上有问题,在拍摄也遇到了困难。在之前的文案中,拍摄团队只是简单罗列这家甜品店的甜品。依照这样的拍摄思路,观众对这家店难以有记忆点。指导老师引导团队找出这家店最具特色的祛湿粥作为典型,让这一碗粥背后的故事渐趋明朗。团队根据采访到的内容,重新撰写文案,并根据新文案去做分场和分镜,丰富镜头内容,让成片的整体效果得到了大幅度的提升。


  (四)设置环节节点,监控项目进程


  在整个毕业设计的推进过程中,一共设置有三个集中展示环节:提案、初稿、终稿。


  提案环节,学生展示拍摄的策划方案。主要包括选题、片名、题材类型、主题、切入角度、线索、人物、故事结构、拍攝风格和手法、编导阐述、具体实施等。初稿展示环节,学生以小组为单位,展示初稿,4位指导老师分别从各自的角度出发,对片子的立意、解说词、拍摄、剪辑等方面提出修改意见。终稿环节,学生展示成片,指导老师现场评分。其中,在提案环节,片名可先拟定,也可以在成片阶段再确定。题材类型部分要明确其分类,如人物类、事件类、社会类、文艺类、科技类等。主题部分可以主题先行,也可以在拍摄过程中慢慢成形。切入角度部分要强调从小切口切入,如具体的人、事、物,或一个具体的时段,切忌笼统。在这个环节中,最重要的还是人物部分。人物部分包含两个方面的主要内容:主要人物和次要人物。主要人物要写清楚人物的背景,其目标任务,实现这个目标任务的阻力,解决这个阻力的过程。而次要人物部分则相对简单,只要写清楚其在片中所起到的作用即可。如2014级的《戏说》团队,指导老师在选题策划阶段就引导其用主人公及其戏班完成一个目标任务作为切入点。这属于从一个具体的事件着手。又如2015级《跨国上班族》团队,指导老师则引导其从主人公跨国上班的一天切入。尽管这两个团队在拍摄和后期的表现不尽如人意,但在选题策划阶段是合格的。


  (五)完善与补充,提升作品的表现力


  初稿展示环节中,评分不是重点,主要是指导老师针对初稿中的问题,提出具有建设性的意见和建议,帮助学生在原有的基础上进行提升。初稿展示和修改环节对成片质量有着直接的影响。依照以往的经验,有的小组在选题环节并不会有多出色,但在初稿展示后,能根据指导老师的意见认真补拍、修改,其终稿质量会有大幅度提升。如2016级的《赶海人生》团队,在初稿展示环节,指导老师觉得整个片子偏于平淡,亮点不多。在与团队深入沟通后,指导老师得知,团队其实是采访到不少素材的,只是并未意识到素材的重要性,导致剪辑时没有加入。如主人公赶海所得海获,会拿到一个海边小集市上去卖。在初稿中,这个海边小集市只是泛泛带过,没有体现出其典型性。而在采访阶段,团队已了解到这个集市和内陆的不同,即它是根据潮汐时间来定开市时间的,在集市上还挂有潮汐和开市的时间表,团队也已经拍摄了相关的素材。经过与指导老师的沟通,团队将这一能够体现海边集市鲜明特点的细节剪到了终稿里,为成片增色。而和初稿环节不同,终稿环节不再侧重提出具体修改意见,而是侧重于评。指导老师按照一定的比例,选出优秀毕业设计小组,参与最后的答辩环节。


  二、问题与对策


  经过近年来的改革,广西职业技术学院新闻采编与制作专业毕业设计的成品意识逐渐增强,毕业设计作品的质量逐年提升,并在区内外的比赛中取得了名次,但也暴露出一些问题,主要表现在以下几方面。


  第一,从整体上来说,题材类型不够丰富,且开掘度不够。如2016级的《渡河公》团队,拍摄上林“非遗”项目渡河公,仅仅将其作为工艺品,并未从艾草、端午等元素挖掘背后的传统文化意义,以及壮族版“诺亚方舟”的民族神话内涵。而2015级的《跨国上班族》团队,将镜头对准每天往返于越南和中国—东兴上下班的越南人,仅就题材而言,已算得上近年来极为出色的选题之一。针对选题面过窄的问题,教学团队可以在选题策划阶段,多列举一些不同的选题方向,以开阔学生的视野,并通过讲解历年来的正反选题案例,让学生避开“雷区”。


  第二,课程内容的设计与项目操作流程仍需要磨合。按微纪录片的操作流程,需要到拍摄地进行前期采访调研,才能完成相关文案,如解说词和拍摄方案等。但由于学生拍摄经费有限,只能将这个环节安排到外拍周,与实拍合并到一起。尽管毕业设计的前导课“编导基础”“全媒体实训”等课程有短视频创作的内容,但仍有部分小组对拍摄流程的熟悉程度不够。而将前期调研采访与实拍安排在外拍周,让学生团队在一周内完成现场采访、文案撰写、实拍,无疑又增加了学生团队项目执行的难度。针对采拍合一的弊病,在今后的毕业设计中,教学团队应引导学生将前期采访调研和实拍分开,并且在选题阶段就要提醒学生,如果拍摄经费有困难,最好将选题限定在同城周边,从而将前期采访调研、实拍、补拍的经费控制在可接受范围内。


  第三,部分小组对关键信息的敏感度较差。这一点在采访和拍摄中表现得尤为明显。如2016级的《围屋老人》团队采访一位老人,他坚持住在一座已经变成危房的客家老围屋里,即便驻村干部苦劝,他也迟迟不愿搬离。该团队在完成采访后,和分组指导老师反映,没有故事可挖。指导老师到达现场后,观察到破旧的墙上,挂着一大尺寸的旧肖像照,和整体的环境很不相称,便引导团队从这幅肖像照切入。团队经过再次采访,才了解到照片上的年轻男子是老人的父亲,病逝前在地质勘探队工作,待遇优厚,因而留守围屋的妻子和孩子得以生活安逸。老人之所以不愿搬离围屋,因为那里留下了他一生中最美好的时光。针对学生对关键信息的敏感度差问题,教师需要引导学生观察细致,从小细节入手,深挖背后隐藏的丰富信息。


  第四,部分小组现场把控能力较弱,对于在现场遇到问题,缺乏预判能力和应变能力。如2014级的《戏说》团队,主要拍摄一个业余师公戏剧团。剧团的演出大都是晚上在不同村落简易搭台。摄制团队没有能对拍摄环境做出预判,并制定合宜的拍摄方案,如照明问题如何解决、配备什么照明设备等,直接导致成片画面光线不足,或是后期增益后噪点过多等问题。而这个问题在补拍时,依然未能得到有效的解决。因此,小组需要完善预案,在现场拍摄时能灵活应变,及时解决遇到的问题。


  第五,不少小组对项目的整体把控能力较弱。如2014级的《老林的邕城记忆》团队,主人公是一位照相馆的摄影师,用镜头记录邕城变迁。团队在阐述提案的时候,对片子的设定是:从一个老摄影师的视角切入一个城市的变迁,在镜头中体现他对这个城市的情怀。但在采访、拍摄、剪辑的时候,这个设定没有得到延续。成片只有老林对摄影的感情,和之前的选题策划方案偏离太远。针对整体把控能力较弱等问题,教学团队需要在大一就开始夯实学生的专业修養,并在两年多的专业课程中增加项目训练的数量和强度,让学生在大量的实训项目中不断磨炼和提升。


  毕业设计改革是一个持续性的过程,针对在这个过程中出现的问题,需要不断研究和解决,在循环往复中实现螺旋式上升。


  【作者简介】潘小楼(1981—),女,广西平果人,广西职业技术学院副教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