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黑格尔的艺术理念与宗教和哲学的关系

  • 投稿
  • 更新时间2021-04-10
  • 阅读量205次
  • 评分0
  • 0
  • 0

  黑格尔认为艺术,宗教,哲学三者是内容相同,形式不同的绝对精神的反应。作为绝对精神的三个阶段,艺术是最直接的低级的反映,哲学是抽象的最高阶段,而宗教则介于两者之间。宗教是对艺术的否定,哲学又否定宗教。我们可以从黑格尔对这三者的辩证关系中窥见其以理念为中心的美学基调,以及客观唯心的辩证哲学思想。


  一、黑格尔对艺术、宗教、哲学之间关系的分析基点。


  黑格尔的美学思想源于他对美的定义。而黑格尔的美学定义又基于他的哲学思想。


  黑格尔的客观唯心主义的出发点是抽象的理念。在黑格尔的体系中,整个真实世界是一个绝对理念,它是抽象的理念或逻辑概念和自然对立而统一的结果。黑格尔的哲学思想直接影响其美学观点,例如:客观唯心思想下黑格尔认为理念是一切美的本质;而辩证发展的观点中主要包含了,矛盾统一,发展变化,否定之否定等原理。根据矛盾统一原理,黑格尔认为美是精神与物质的统一,主观与客观的统一,理性和感性的统一,只有自身的矛盾统一的艺术才是美的追求;根据发展变化和否定之否定的原理,黑格尔认为艺术直接显现真理,是肯定的,宗教是对艺术的否定,哲学则是对宗教的否定,是对艺术的否定之否定,只有经过了这种变化发展,精神就达到了哲学的高度。我们了解了黑格尔的哲学轮廓就不难理解他的美学概念了。黑格尔认为:“美就是理念的感性认识。”这里的“理念”曾在黑格尔美学中反复出现。与“概念”,“意蕴”,“神”,“绝对精神”,“普遍的力量”等是相同的意义。朱光潜对黑格尔的评论中谈到:“存在”有三种形式,理念在逻辑的抽象阶段的那种存在只是“潜在”,“虚有”或“抽象的有”,在自然的阶段的那种存在是“自在”或“实有”,而体现于人类精神的那种存在就是“自在又自为”的。这就是说美是心灵的,是不仅“自在”而且“自为”的。


  因为艺术,宗教,哲学都是“自在自为”的绝对精神所以虽然形式各异,但其内容是相同的。


  二、艺术与宗教与哲学的辩证关系


  黑格尔认为艺术由于属于心灵,是“自在,自为”的存在形式,而在内容上等同于宗教和哲学,仅仅是“绝对”呈现于意识上的形式的不同。因此说绝对精神显现于艺术,宗教,哲学三个阶段:艺术是具象的,直接的,感性的认识;宗教是间接的,借助象征性的具象事物,往往借助艺术来表达意识的认识;哲学是抽象的,间接的,理性的认识,是绝对精神的最高形式和终极理想。


  1、艺术中的理念


  黑格尔认为艺术是“自在自为”的绝对精神的体现,这就抛开了自然美的部分。但是,艺术必须借助形象化的方式把真实呈现于意识。黑格尔认为艺术应该是真实的,这里所谈到的真实不是指一般的物质,而是物质的一般特性,本质的内容。他说:“艺术既以真实,即心灵,为其特有对象,它就不能通过个别的自然事物本身,来产生对这对象的关照。”如20世纪常被重复的话:“绘画不是追随自然,而是和自然平行的。”这就是说艺术借助自然而高于自然。黑格尔坚持艺术的最高智趣和本来的地位是主观和客观的统一,感性和理性的统一。艺术是以理念为中心,不代表艺术可以自由表达的精神。一方面,艺术往往为宗教所利用,做一些与艺术无关的事。另一方面,由黑格尔的哲学思想可知,他将一切的本源和终极定为精神或者说理念,他认为艺术的最高成就是精神与物质的高度统一,但是艺术是以物质为依托的,所以很多时候精神与物质是不相吻合的,他认为:“艺术在自然中和生活的有限领域中有比它较前的一个阶段,也有比它较后的一个阶段,这就是说,也有超过以艺术方式去了解和表现绝对的一个阶段。”这里所说的三个阶段是指:东方象征主义,古典主义,浪漫主义。他认为希腊的古典艺术能呈现精神与物质的统一方式,并催生了精神高于物质的艺术的最高形式,然而这并不是黑格尔所认为的美的最高阶段,相反的,黑格尔认为:“我们尽管可以希望艺术还会蒸蒸日上,日趋于完善,但是艺术的形式已不复是心灵的最高需要了。”而艺术的理念的需求必将被宗教而替代。


  2、宗教是艺术与哲学间的过渡


  宗教的意识形式是观念,它所借以表现绝对精神的是一种象征性的具象图形,介于艺术与哲学之间。宗教对艺术的影响,从根本上说是对艺术的否定,“绝对精神在世界史中扬弃了它的认知现实性的这种有限性,扬弃了它的理念的有限制的定在,这钟定在同直观形式,直接知识和定在形式一样,自在而自为地转化为普遍性,转化为自身中介的知识,转化一种其本身是知识的存在,转化为启示活动。”宗教取代艺术,完成绝对精神的自我实现。但同时,宗教的发展也包含了对自身的否定,继而过渡为哲學。


  3、哲学是绝对精神的最高形式和终极理想


  绝对精神的第三种形式就是哲学,黑格尔认为哲学是理想境界的自由思考,是纯粹精神的最高形式。他说:“艺术和宗教这两方面在哲学里统一起来了。”黑格尔对艺术,宗教,哲学的分析始终是在理念为中心的前提下,始终以哲学的大环境为背景的。所谓的哲学的“自在自为”就是他美学论述的理论支撑和逻辑概念。他以理念为核心的哲学思想推导出哲学才是“理念”的终极形式的结论。自然是既否定了艺术和宗教的形式,也包涵了艺术与宗教内容。


  三、黑格尔对艺术发展认识中的悖论与贡献


  黑格尔的历史发展观点在哲学史上有重要的意义,但是他的发展只是停留在哲学的范围内,没能够将发展的观点应用于所有的形式。朱光潜说:“我们对过去优美艺术作品已经(黑格尔说)‘不再顶礼膜拜了’,这就否定了他自己所强调的发展观点了,因为发展终有止境。”黑格尔认为艺术发展最终被宗教否定,却没有看到艺术同样可以反作用于宗教,不仅宗教可以利用艺术来宣扬宗教,并限制艺术的自我表达,但艺术的发展同样可以利用宗教而否定它,并实现自己的理念。如文艺复兴时期的艺术作品,为宗教赋予人性体现的人的主观作用和自由思考。艺术的发展甚至可以脱离宗教的“神”性,以“人”性为核心,这同样是主客观的统一,是精神的作用。黑格尔对艺术宗教哲学的关系看成是联系且辩证统一的,是很正确的,但是他把三者从发展的角度看成是逐一递进的,我认为不够完备。这是由于黑格尔的哲学是从“一般找特殊”,而不是从“特殊找一般”的。换言之,艺术,宗教,哲学无非是理念为内容的三种形式,但其表现的不一定是同一种精神,从三者中我们可以找到他们的“理念为先”的共性特征,而不是先假定一种绝对精神而推导出这三种形式。


  黑格尔对艺术,宗教,哲学关系的阐述,对后来的研究起到了奠基的作用。他的哲学思想和美学论述不仅是停留在理论范畴,更有其实践意义。他的实践观与东方心学的“知行合一”有着相似性。尽管在历史发展中有其悖论,但是从另一个角度看,也有其深刻的真理性。恩格斯说:“黑格尔常常在思辨的叙述中作出把握住事物本身的,真实的叙述。”这就是朱光潜所说的:“在错误体系中发现合理内核的方法。”大浪淘沙,始见金。黑格尔对艺术,宗教,哲学的分析深刻的论述了绝对精神的哲学思想,也奠定了西方美学的巅峰到来,并为今天的美学找到了理论根源。

上一篇: 哲学思想与以人为本的现代经济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