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外儿科医学人才培养方式和途径的比较与分析

  • 投稿
  • 更新时间2018-11-02
  • 阅读量8次
  • 评分0
  • 0
  • 0

  摘要:通过对中外儿科医学教育的培养途径、培养过程、培养目标和教学方式等简要的对比,显示了我国儿科医学人才培养模式和方法的长处和不足。上海地区儿科医学教育发展应逐步提高儿科医学人才培养的层次和质量,发展七年制教育和研究生教育;改革目前的教学方式、课程结构,使培养出来的人才适应儿童医疗卫生保健发展的需要。


  关键词:中外儿科人才;培养;比较研究;


  为了学习发达国家儿科医学人才培养的行之有效的经验和做法,扬长避短,更好地探索和建立适合我国国情的儿科医学人才培养制度,本文就中外儿科医学人才培养的主要方式和途径进行初步的比较和分析研究,并就上海地区儿科人才培养的发展方向提出一些看法。


  一、我国儿科医学教育和西方医学教育的对比研究


  我国儿科医学专科人才的培养方式和途径与西方、日本等国家有所不同,基本上是学习50年代以来前苏联培养儿科医学人才的模式。可从以下几个方面对中西方儿科专科教育的异同点进行简要的对照。


  1.培养途径的比较。


  我国医学院校自50年代中期设立儿科医学专业后,就在大学本科教育时期实行高度儿科专业化的教育和人才的培养,学生的来源是志愿报考儿科医学专业并经高考录取的高中毕业生。儿科医学专业学制经历了从五年→六年→五年的变化过程,目前儿科医学专业本科的学制为五年,毕业后授予学士学位。而美国等西方国家的高等医学院校只设临床医学专业,其实行的是医预科教育(获学士学位)→以授予医学博士为目标的医学教育的学制。儿科等专科医师培养是通过住院医师培训来完成的,普儿科专业的住院医师培训的年限一般是3年。由于医学生接受过医前教育,其基础知识扎实、学习能力较强,对医学阶段的学习是有利的,对毕业后的发展和专业深造也是有利的。


  2.培养过程的比较。


  我国儿科医学专业本科通常分为3个阶段,原则上是采用“前期课程趋同,后期课程分化”的形式培养儿科专业人才。第一阶段为基础医学学习阶段,时间为二年半,主要学习医学基础知识,其课程设置、教学时数均与临床医学专业相同。第二阶段为临床学习阶段,时间为一年半,主要学习医学桥梁课程和临床课程及见习。在这一阶段中,除学习临床医学专业开设的课程外,还要学习儿科医学专业课程。第三阶段为毕业实习阶段,时间为一年,主要进行临床各科的毕业实习,儿科专业实习约占总实习时间的一半。西方医学院校只设临床医学专业,学制为四年,一般分为四个阶段。第一、二阶段共2年在医学院中进行,主要学习医学前期课程,而第三、四阶段通常在医院各科进行必修临床课的见习和临床选修课(专科选修),儿科学只是作为一门课程在此阶段学习,其实习是在毕业后教育的第一年内进行。


  3.培养目标的比较。


  我国医科毕业生大多离校后直接进入医疗卫生机构工作,因此,为适应这一目标,把专业划分较小以便使学生在某一专业领域内掌握较多的专业知识和较强的独立工作能力。儿科医学专业也是以此为背景进行运作的。而在西方,医科只是作为基础水平的医学教育,是以培养学生为毕业后接受专科培训所必需的知识、技能和态度为主要目的,因此专业面较宽,适应性较强,为毕业生在毕业后数年内进行专科培训打下了良好的基础,而毕业后教育的制度化又使得医科阶段的培养目标得以实现。


  4.教学方式的比较。


  在我国,医学教育基本上以大班课堂讲授为主要形式,课程安排也以学年、学期为单位,主要课程一般长达100学时以上,有的甚至达200多学时。与这种教学活动大型化、课程安排长程化和教学形式单一化的旧的传统医学教学模式相比,美国等发达国家医学院校在教学中采用的方式就较为灵活、科学、有效和个性化。在教学活动中更多地采用小组或个别指导的方式,通过自学或讨论来进行微型教学,将一些大型课程分解为中、小型课程,并将长学期改为短学期,更有利于教学活动的组织和安排,提高了教学活动的效率。教学形式上也更多地采用讨论会、小组学习、自导学习和实践教学等多样化形式,使学生在学力上有较大提高。这种个性化的教学方式固然与美国医学院校学生人数较少、教学力量较强分不开,但这种通过教学形式和方法的改革来提高教学效率的做法值得我们学习和借鉴。


  通过以上对照可以看到,中西方医学教育都是以培养医学专门人才为目的,但在培养途径、过程、目标乃至教学方式、方法方面各有其特点和差异。我国高等医学教育的发展始终是以我国的历史文化和国情为背景,努力适应国家卫生人力发展计划。建国50年来医药卫生事业的迅速发展也充分证明了这一点。但随着卫生人才供需矛盾的逐渐缓解,我国医学教育应向更高层次发展,在这一方面,西方医学教育长期发展过程中所形成的经验是值得我们学习的。目前,美国等国家医学院为适应更高起点的医疗卫生发展对人力的需要,正在进行以提高人才质量为目标的改革。例如进一步改善医前教育,加强教学内容中增进健康和疾病预防的训练;改革教学方法,进一步削减学时,给学生更多的自学时间;改进评价方法,广泛促进学生独立学习和解决问题的能力。这些改革措施都是我们在医学教育改革中值得借鉴的。


  二、对上海地区儿科医学教育发展的思考


  从50年代中期以来,全国已有20多所高等医学院校设有儿科医学专业,为国家培养了大批儿科专业人才,为保护我国儿童身心健康作出了巨大的努力。这是一种较为经济、快捷的培养儿科医学专业人才的方式和途径,是与我国50年代以来人口高速增长对儿科医学人才的大量需求相适应的。40多年来,儿科医学事业的迅速发展和儿科医学水平的不断提高也说明了这样一种适合中国国情的培养模式是合理和成功的。但是,随着我国经济建设的高度发展,人民群众对医疗卫生保健的要求将越来越高,这样培养专科医学人才的模式和途径已不能适应社会发展和儿科医学发展的需要,应当进行改革。


  上海地区1997年儿童人口的绝对数仍有230万之多,仅参加儿童医疗保险的人数就达200万。而同年上海地区从事儿童医疗保健的各级医师仅2330多人,仅占全市儿童人数的1‰左右,与西方发达国家按人口每300多人到400多人有1名医生的比例相差甚远。因此,儿童医疗保健的任务还十分艰巨,对儿科医学专业人才在一定时期内还将有一定数量上的要求。1995~1997年儿科医学专业本科毕业生就业市场的需求情况也说明了这一点。但也应看到,目前上海地区的常住人口自然增长率在逐步下降,以1997年为例,仅为-2.41‰,年人口出生总数只有6.42万人。如果我们将1~12周岁的儿童作为儿科医疗保健的适龄范围,每年人口出生绝对数以6.5万人不变的话,那么从现在起到2009年止,那时的儿科适龄儿童就仅为80多万,为1997年儿童人口的35%左右。因此我们可以看到,到21世纪初,上海地区儿童人口的量变将引起儿科专业队伍的质变,对儿科医师的医学需求将逐年减少,而上海作为国际化大都市的地位又对儿科医疗保健质量的要求越来越高。作为承担儿科医学专业教育的高等医学院校,从现在起就应着眼于未来,思考相应的对策。


  1.我校为适应各医疗保健单位儿科医务工作者正常的交替之需,从1999年起,设置临床医学专业(儿科方向),逐渐减少面向上海地区的招生人数,并应在培养质量上予以加强。为贯彻“预防为主”的卫生战略和适应医学模式从生物-医学模式向生物-社会-心理医学模式的转变,在儿科医学专业培养中应加强社区医学和预防医学的教学;应加强教学方式、方法的改革,进行教学活动小型化、教学形式多样化的研究,在条件允许的情况下,减少大班讲授,更多地采用小班、小组指导式学习,在方法上可尝试开展讨论会、自导学习等形式进行学习;还应加强学生能力素质的培养,尤其是学习知识的能力和应用知识的能力,也应对儿科专业学生实行前期与临床医学专业学生的教学内容趋同,后期逐步向儿科专业方向分化,以使儿科专业学生打好较为扎实的基础,拓宽知识面,加强就业的适应性。


  2.应提高儿科专业人才培养的学历层次,改善人才的知识结构,以适应儿科医学发展的需要。近年来本市各大综合性医院儿科、儿童专科医院和保健机构对儿科人才培养的需求呈现了数量逐渐下降,而对人才学历层次、素质要求则逐渐提高的态势,我校培养的七年制学生、硕士研究生、博士研究生供不应求。这说明各用人单位在儿科医务人员数量趋于饱和的情况下,更注重人才的学历层次、思想品德、能力素质、知识结构等综合性的人才质量指标。这给我们高等医学院校一个重要的反馈信息,要求我们应适应人才市场的需求,不仅要调整培养目标,采取七年制教育、研究生教育等不同途径,培养更多的高学历层次的儿科专业人才,还要在培养过程中注意人才的全面素质的提高。


  3.应逐步探讨适合中国国情的医预科制和医学博士培养模式,提高医学人才的质量,以适应在把上海地区建设成为一流的国际化大都市过程中对医学人才的需要。儿科专业人才也应逐渐过渡到从临床医学专业毕业后教育中进行专科培训选拔,以切实提高儿科医学人才队伍的素质,满足21世纪儿童医疗保健质量不断提高的要求。


  随着社会的进步和发展,对儿童医疗保健的要求将逐渐提高,我们应捕捉市场对人才要求的信息,及时调整培养目标、知识结构乃至培养模式,使培养的人才适应市场的需要,为提高我国儿童医疗保健水平而努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