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决幼教师资短缺须从供给端发力

  • 投稿
  • 更新时间2020-08-08
  • 阅读量1次
  • 评分0

  “幼教师资短缺”是当下很多地方绕不开的“痛点”问题,极大地影响了学前教育质量。但增加编制真的能解决问题吗?笔者以为,在“编制总量控制,财政供养人员只减不增”的背景下,我们既不能陷入“谈编色变”的困境,也不能认为编制是万能的。


  不可否认,增加幼教师资编制确实能在一定程度上缓解幼教师资供给的暂时性矛盾,但却不能从根本上解决幼教师资短缺难题。因为,幼教师资短缺的“病因”绝不仅仅是简单的编制供给问题,一些地方因财力有限有编不补,甚至有些地方有编招不到人,都在常理之中。


  放眼全国,伴随学前教育的快速发展,尤其是“全面二孩”政策的放开,学前教育的需求呈“井喷式”增长。因此,从供给端发力,有效增加供给既应该、也必须,这种有效供给包括顶层设计的制度供给、人财物等要素保障供给。仅从人的维度来说,既包括编制的供给,也包括学前教育师范生的培养。编制供给解决的是幼儿园教师职业认同感和岗位吸引力的问题;学前教育师范生的培养,则是帮助学生完成从职业认同、选择到执业能力、資质确认和许可的过程。


  回到地方,同样面临幼教师资短缺问题,但各地所短缺的原因不一,解决问题的路径和方法自然不同。对大中城市而言,城市发展过程中人口不断集聚,解决幼教师资短缺问题更多地要运用“看不见的手”,通过合理确定幼儿园教师待遇,让年轻学子们“用脚投票”。中西部欠发达地区和县城,要结合自身所需,正确认知、科学定位,让政府和市场“双轮驱动”同向发力。一方面要综合运用“编制周转池”,最大范围增加编制供给;另一方面要加强与高等院校和高职院校对接,加快幼儿园教师培养,加大政府购买力度,妥善解决编制外幼儿园教师的待遇,尽可能做到“同工同酬”。同时,要优化服务环境,打造“近者悦远者来”的人才环境。


  解决边远民族地区和中西部农村地区幼教师资短缺的问题,则要打破思维定式,按照“省市统筹、以县为主、乡镇补充”的要求,各级党委政府要承担起无限责任,无条件地扛起兜底职责。